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23章 ,一切皆套路
    就在我正按计划有条不紊的分配着财产时,老公也已经摆好锅开火煎肉了。

    肉被锅烫出的声音特别好听,我只听声音就忍不住流口水了,抱着手机就从地上坐了起来,揉揉膝盖起身坐到沙发旁边,以葛优瘫的姿势继续转账。

    这时老公突然开口问道:

    “卡里还剩多少钱?”

    “嗯……我的,你的,孩子的,公公的,还剩两千二,我预约了个半年期限的死期存款,利率还不错。”

    当时的我并未察觉到什么,他问什么我就如实说什么,毕竟钱在我手里,他也不可能当着我的面乱花。

    但随后的问题画风就开始变得清奇了!

    “今天三号。”

    “嗯,我知道三号,怎么了?”

    “你这个月的工资单该出了吧,已经快十一点了。”

    老公的专门提醒就是有预谋的,只可惜我并未察觉,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起来。

    “嗯,出了,三千七,要扣百分之十四的税,到手三千三差不多吧,再加上这两千多,嘿嘿,离买车又近一步,等十二号发下钱来,我也存个死期,靠花呗就够了。

    所以呢……我允许你玩一个月,月底前收完麦子去找个靠谱的工作,别想在家啃老!”

    “我没啃老,我准备啃你。”

    “哈哈……去你的,啃老和啃老婆就差一个字,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快翻面,我闻着胡味了,排骨焦了!”

    我一边嘲笑着他的天真一边提醒他锅里肉焦了。

    他像平常一样,对我的嘲笑置之不理,但夹着肉翻面的同时,却突然很贴心的提醒我看一下拼夕夕:

    “难得你现在手里有钱了,不买点零食庆祝一下吗?我拼夕夕上还张券五元无门槛的券呢。”

    “好呀,吃什么?”

    我开开心心打开软件,老公的套路也随之而来了。

    “你这么爱贪小便宜,空调怎么样?有二十块钱大额优惠券呢。”

    “啊?你说啥?不是五块无门槛吗?”

    “我让你看看空调,你不觉得咱们家立式的不如壁挂的好吗?”

    “不是吃零食吗?空调算零食?你想干嘛?”

    “看看又不花钱,提前挑个便宜的咱们双十一再买。”

    “哦。你是这个意思啊,好,我看看,咱们家不算大,两匹就够了,最便宜的杂牌子还要两千多呢,咱家空调才用五年,有些钱买点啥不好?这事不用提,否定!”

    “那给我爹买呢?”

    “伯伯啊,买个空调扇吧,好的才五百多,我还可以接受。”

    “我家就我一个,我爹就值五百吗?空调扇用不住!过不了两年咱们又要换新的。咱们家空调多少钱买的你没数吗?两千不贵了,就比你预算多一千五!”

    老公说着夹了块肉放到我面前,还贴心的涂上了烧烤酱,把筷子递到了我手中。

    我接过筷子的同时,智商也上线了,我以为是夫妻指间的普通闲聊,背后居然是借食物讨好我的顶级拉扯!

    先让我知道空调有优惠,随后让我知道空调低价,借给自己家里买先让我否定他,随后再提出是给公公买。

    前期我已经否定过他了,会下意识陷入,我打了他一巴掌该给他个甜枣吃的弥补思维中,然后退而求其次的爆出自己的预算,他随即卖惨加价,最终目标是给公公买空调!而我却又无法拒绝!

    因为他咬准了我会同情他,体谅公公的苦。

    只因他胸前有个长十二厘米左右宽八厘米的不规则凹陷伤,以前第一次见时就被这伤口吓到过,紧贴胸骨没有肌肉,就是骨头上包了一层皮。

    那是他小时候得了一种病,具体名字我忘记了,反正就是那个位置被他妈骑自行车带他去赶集的时候,为了避让汽车,两个人掉排水沟里去了,他胸前那个位置被车把撞了一下给撞凹陷了,随即诱发出这个病来了。

    第二天就鼓出个比他脑袋还大的包,人也被那肿包给压到呼吸困难休克了。

    他妈年轻时本来是挺能干的,但因为他姐姐的死被打击到智商有点不对劲,孩子胸前多了个包,非说是狐狸精钻进去产仔了,拿着菜刀就要砍他,幸亏我公公用胳膊替他挡下了这一刀,及时把他送去了镇卫生所,随后又砸锅卖铁带着他去北京治疗,这才靠着剜了块肉去将命保了下来。

    因此他一旦想给他爹买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跟我卖惨提这事,听一两次你会同情他们家门不幸,但听多了以后,这就是百分百的在道德绑架!

    但我就算知道了他的套路,我却又不能拒绝,因为没有他爹挡那一下,他也许真命丧他妈手里了,也就不会遇到我,我们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家。

    往往一到这种时候,我总会仰天感慨:

    苍天啊!嫁夫如此,智商不够用,良心也不够用,想否定他,还要担心会不会伤他的心,谁为我的钱包考虑一下啊!

    我现在就应该把肉拍他脸上,对他大喝一声:

    “你个臭男人!别以为几块肉就可以拐走我两千块钱!连买肉的钱都是我的!你浑身上下全是我买的,你怎么好意思问我要钱的!你个渣渣!”

    可惜我内心活动再精彩,我老公也不会知道了,因为我又一次为了他妥协了……

    “我怎么觉得又被你套路了?你是想给老家里按空调对吧?”

    “对,节能两匹冷暖,不用买大牌子的,挑个最便宜的,能上送村入户上门安装就行。”

    “哦,你连冬天都考虑到了?”

    “对,我爹年纪大了,冬天点煤炉容易中毒不说,煤烟对肺不好,你也不希望我爹因为点煤炉再出点什么并发症瘫在床上,全家人指望你来养吧。”

    “成!我说不过你,下不为例!买吧,没事,我先把那两千多的死期存款预约取消了,以后这种事,提前说!不然我不能保证下次再听到这种巨额消费能做到一点也不生气!”

    我依旧好话不会好好说,咬牙切齿的警告老公下次有话早说!

    这话也成了我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他随后的报备让我一度怀疑,锅上‘滋滋’作响煎的不是肉!那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