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水上乐园
    “别哭了,这有什么可哭的,走了,咱们现在可是在马路正中间上,你有哭的功夫抬抬脚咱们先回家再让你哭个够。”

    老公这话实在不像是在安慰我了,更多的是在为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破坏我现在的悲伤情绪,我也没客气接着回怼:

    “哼,要死一起死,我就不信在农村马路上有车敢撞咱们。”

    “没空跟你胡闹。”

    我们思考的点不一样,我的话似乎是有点过分了,老公立刻推开我赶着羊往家走,我有点委屈的踢着地上的石头,耷拉着脑袋在后面摔摔打打的走着。

    当时的我一是气他就这样推开了我,也没再哄哄我,二是非常不情愿跟着他这样走回去,两个人一前一后,我是落单的那个,肯定又会被村里的长舌妇们欺负,我甚至已经脑补出了她们会嚼舌根子的话。

    好在老公也不是那么的不解风情,他都赶着羊跑出去一百多米了,一回头没看到我跟上,他马上又跑了回来拉我的手。

    “你是不是把孩子扔家里了?你再走的这么慢,你的天才儿子又得给你添乱了!快走!”

    我一听是为了儿子接着就甩开了他的手。

    “呵,为了儿子啊,那你回去吧,我再自己走会。”

    “那个……村里岔路多,你不跟上我怕你迷路,我刚找了羊再出来找你,村里人更笑话咱们家没正事了……”

    他这话虽说的不情愿,但看在他能二次来拉我手的份上,我也就免为其难的挽着他胳膊一起回家吧。

    虽然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又被村里人议论了一番,但我们把羊全找到并且赶回来了,老公在别人说闲话的时候也没放开我的手,这就够了,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吧,关上门我们自己过日子与他们何干。

    只可惜还是我天真了,大门关上了,也确实与村里人无关了,可屋门打开了,孩子自创了一个水上乐园。

    我当时穿的可是双黑色系带小布鞋,几乎没什么鞋底那种八块九一双的便宜货,脚一踏进屋内,还没迈另一只脚呢,鞋湿了,孩子就像个泥鳅一样,踹着墙边趴在地上‘呲溜’一下就从我面前过去了,双手伸直撑住墙边防止自己脑袋被撞的同时,略微撑墙一用力一个转身,换脚蹬墙,又从我面前‘呲溜’一下回去了。

    我已经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了,五个本该在主屋门口的暖壶东倒西歪的出现在了这里,并且已经被倒空了,淼宝甚至还贴心的把它们推到了墙边,美其名曰:‘打保龄球’。

    原本应该给他洗澡的水盆也被掀翻在了地上,盆倒扣在桌子旁边,盆上被放了枕头,似乎为了防水还专门盖上了化肥袋子里面光滑的防潮袋,看样子应该是六七天防滑袋拼接着从桌子上顺到地上,中途被盆和枕头担了一下。

    淼宝似乎是怕我看不懂他的创意,还专门示范了一下‘故意摔倒滑行水道’。

    他先爬上桌子,再假装摔倒从桌子上掉下去通过防水袋滑到地上。

    他这一行为演示完毕,我已经不知道是该夸他有创意了,还是该抄起鞋子来打一顿了。

    看我跨步站在门口,却没往屋内走,老公专门过来看怎么了。

    “你站门口干啥呢,还不往屋里走,是咱们的天才儿子又作妖了?这太正常了,孩子正是好奇心重贪玩的时候,你也别总一惊一乍的发火训他,孩子要多夸奖夸奖……”

    “嘘!好了,不要再说了。哥哥,我觉得我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你如果还想要我这个老婆,请看一下手机。”

    我体型有点壮硕,正好挡住打开的半边门口,和我一般高的老公也因为我的格挡没看到屋内的情况。

    听着他让我夸孩子的话,原本还没想好现在应该如何处理孩子的我突然有了灵感,我马上后退将房门关上,对着老公摆出标准的友善假笑,食指放到他嘴边让他闭嘴。

    “看……看手机?儿砸把你手机摔了?”

    大概是我笑的太过了,连老公都害怕了,再开口明显听出他都被我吓结巴了。

    “不,没摔手机。

    来,咱们对个时间,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一点二十五分,请你记住这个时间,你不是要夸赞儿子的美好,解放他的天性吗?

    来啊!你自己来!十二点以前屋里要还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和孩子就待在村里那也别去了,你每个月只用给我一千七的房贷钱,我自己在家独自美丽也能过的很好!完全不需要你们两个累赘!”

    我先是忍住怒火假笑嘻嘻,拿出自己的手机顺手也把老公的手机从他口袋里拽了出来。

    两个手机同时按开让他看时间,原本想心平气和温柔的告诉他收拾屋子,但真说起话来我就逐渐暴躁了,最后直接用吼的把老公震慑住了。

    “你又闹的哪门子妖,什么打击让你成这样了?”

    老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开门后会看到什么,他一边埋怨我阴晴不定,一边绕开我的阻拦伸手开房门。

    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儿子又上了桌子,还给自己配了台词:

    “呀呀,好滑呀,爸爸妈妈我要摔倒了!”

    哐叽一下孩子又故意摔倒从桌上砸到盆上,腿动前进了一点,借着盆边凸起的地方滑到了地上,溅起一些轻微水花,蔓延出一地波纹延伸到老公脚边。

    我故意斜靠着另一侧没打开的门,面带微笑,用湿掉的那只脚鞋尖点地,在地上印着水印,双手抱在身前故意用撒娇的腔调问他:

    “亲爱的,你对这一地有何感想?”

    “不就是水吗?十二点不太够,一点!一点绝对能处理完。”

    老公也已经开始假笑了,但他还在故作淡定的要求给自己延长时间。

    “哦。一点啊,行啊!但你再看看墙边的暖壶,以及这一屋子碰一下就渗水松动了的墙角线们!”

    刚才孩子来回撞墙当泥鳅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西屋原本就潮湿墙壁返碱,墙皮都掉的七零八碎了,孩子再撒一地水,原本就要罢工了的墙角线更加岌岌可危了,稍微一按就有墙灰伸出来与水融合在一起。

    老公此时就是在自找死路,对待这个年纪的熊孩子,打一顿让他记住就好了,他非要夸奖,那我就给他夸奖的机会,顺便让他知道这些有多难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