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29章 ,育儿分歧
    “一点,一点前肯定将这屋子收拾出来,但你要去给我爹做饭加送饭。”

    “做饭可以,但送饭有点问题,我不认识路!”

    “好,你做好饭放篮子里,我去送。”

    我们商量好条件后就各自开工了。

    我先去看了看厨房内剩下的菜还非常多,一时间有了选择困难症,正在思考要做什么,一丝不挂的儿子就被老公从卧室里提了出来,将他扔在院子里。

    “立正!在这给我站直了,我什么时候收拾完屋子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动!现在敢动一下,今天一天别想吃饭了!”

    现在正值中午,太阳正当头,儿子这小身板被扔在院子里暴晒似乎有点不太合适,老公的声音也像是真的生气了,于是我赶紧从厨房探头出去替儿子求情故意提醒老公说道:

    “夸奖!某些人忘记要夸奖了吗?”

    “我也没说不夸将,你做你的饭去,别管我要么看孩子了。”

    老公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在故意提醒他没控制好脾气对孩子发火了。

    把我赶回厨房后,我听到了老公用生气的口吻夸赞着儿子:

    “鱼桶!你今天自己洗澡了,表现的可真棒啊!”

    这话完全是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气话,我这偷听的已经被这样的夸赞笑到停不下来了。

    “你能想到自己动手制作水上乐园,为爸爸省下了三十八块钱的门票钱,这是好事!爸爸可以鼓励你创新,但是你打翻水壶踩凹水盆这事是你做错了,现在满屋子里是水,你准备晚上睡在地上吗?”

    “有游泳圈垫着吗?”

    “你还真想睡地上啊!行,咱们现在就去睡地上,睡到你满意为止!”

    儿子的跳脱思维让老公无法接话了,他又不想那么轻易的认输,拽着孩子的胳膊,又要往屋里拉。

    “不了!不玩水了!我不去!”

    淼宝似乎是被拽疼了,也不排除他是感受到了自己爸爸的愤怒,马上放弃站立,整个人后坠着往地上坐着求饶。

    这个时候就该美丽贤惠的我出厂了,我马上端着洗菜盆挡在老公面前提醒他:

    “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你如果把时间浪费在训儿子身上,一点前你绝对收拾不完!”

    “好,慈母多败儿,你自己教!我去拖地。”

    老公扔下儿子拿起门口的拖把就往屋里走,我也不甘示弱的在他身后补话:

    “切,某些人刚才该说着要夸奖,现在就撂挑子!训孩子还得看女人的。”

    老公没再搭理我,用拖把不断的向屋外推着水,我也没再不依不饶,转身放下洗菜盆脱下了一只鞋拿在手中。

    “儿砸,你数数自己刚才干了几件坏事。”

    “我没干坏事。”

    “好,既然你不主动认错,那妈妈每说出一件事来就是一鞋底,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

    “水盆里的水应该出现在地上吗?”

    “不应该………”

    “啪!”

    我完全没跟孩子客气,他前脚话音刚落,我后脚就把鞋底抽他屁股上了。

    “爸爸!妈妈打我!”

    淼宝瞬间哭了起来,立刻跟我老公告状。

    “打的轻!墙角线全泡了,这房子靠马路那面墙还是土胚的,胚土都给泡出来了,不出意外房子要翻修了。”

    “你说什么?”

    我听到要翻修房子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去年下暴雨的时候,公公就说过,靠马路那面墙被雨水泡的有点下沉了,房梁不太对劲,有点倾斜了,问我们要不要翻修一下。

    我当时觉得我们不常住在这里,修不修意义不大,也就没同意,今年老公又说这话,这让我有些警觉了。

    “翻修房子,重新打这面墙和吊主梁。”

    老公贴心的又重复了一遍,我当时就放弃了训孩子,马上穿上鞋跑去质问老公:

    “这得需要多少钱?”

    “七八千吧。”

    “你明天上班去吧。”

    “你怎么又提这事,没完了是吧!”

    “你的报价让我感受到了经济危机。”

    “没事,现在也可以不修反正又不长住在这里,修不修的意义不大,老爹那屋不漏雨就行。”

    我一听不修立刻就收起了冷酷的嘴脸,马上转身继续训子去了,但我却完全忽略了老公话里的重点,房子不修房梁歪斜房间是会漏雨的!

    我又脱了鞋站在孩子面前,严肃地问他:

    “那五个暖水壶应该东倒西歪的出现在咱们睡觉的那屋里吗?”

    我这话一出,孩子立刻跑到大门口去大哭着说:

    “不应该!我跑!”

    随后孩子就这样什么也没穿的跑了。

    我被淼宝的行为震惊到了,他已经五岁了,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情?

    我马上喊老公一起跟我去追:

    “别拖地了,你也弄不好,回头我来,现在赶紧去追孩子!立刻马上把他给我抓回来!”

    “抓回来干嘛?让你打吗?你就不会带孩子,按我的方法让他在太阳地里暴晒一中午,下午准老实的睡觉。你倒好,啪啪几下,他是痛快了,五六分钟后就不疼了,回头还犯错。”

    “得又成了我的不对了,我总得让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吧?你让他罚站也是体罚,我打他也是体罚,咱们本质上没区别!而且我就事论事……”

    我正说着话,北边邻居家奶奶就把人给送来了。

    “你们吵啥呢,在院子外面就听到了,孩子光溜溜的跑了你们也不知道,什么大事吵起来比孩子还重要!幸亏我看到了,真让他跑地头里去了,你们抓都抓不到他!”

    “知道了,谢谢奶奶。”

    我一看孩子被送回来了,赶紧道谢,老公马上提着拖把冲出来纠正我:

    “叫什么奶奶,这是个姑姑。”

    “哦哦,我这不经常回来,没认出来,谢谢姑姑,我这就把孩子看好了。”

    我赶紧接过淼宝,扛起来就往屋里扔。

    老公送走邻居,马上冲了过来阻止我和淼宝打架。

    我刚举起右边那只脚上的鞋子,鞋子就被老公抢了,我瞪他一眼,立刻换成左脚上的鞋。

    他又把我那根鞋抢了,看着我光脚站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