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38章 ,成年人的崩溃
    老公声音一抬高,我瞬间脸红到下不来台了,他若不高声吵吵,我们两个之间说什么,那都是在小声讨论,他这突然一抬高声音,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安装工两口子,我们两个在背地里讨论他们。

    那种背后说人闲话,被当场抓包了的复杂情绪使我有些难受,瞬间就拍桌子暴走了。

    “你光会动嘴,有本事你真去劝啊,说我干什么!你要不买这些东西能出这么多事吗?”

    “我花我自己挣的钱怎么了!惹你不痛快了是不是,有本事你别来,我自己在家也没这些事!”

    我和老公一吵,装修工两口子反而不吵了,他们似乎是看出我们两个是真有矛盾了,女人紧接着给装修工使用个眼色,他迅速进屋帮我们调试空调,而他老婆则过来劝我们。

    “这怎么还吵起来了,两口子过日子分那么清楚干嘛,谁的钱不是花,都是一家人用。”

    她过来劝我们的那一刻,我都不知道是该说老公大智若愚用矛盾化解矛盾,还是我自己生一肚子去灭另一团火了,总之安装工两口子不再吵架后,我也没再继续跟老公吵下去,独自坐回桌旁,撬开桌下未喝的啤酒,咕咚咕咚猛喝。

    老公的态度明显是不想搭理我,不仅没劝我别喝,还主动离开桌旁去屋里帮忙安空调。

    整个饭桌上只剩我和安装工老婆两个女人了,她见我喝也撬开一瓶陪着我喝。

    我们两个什么话也能说,就是面对面坐在桌旁各喝各的;如今想想那天真的是要多失态有多失态,我们两个女人喝了两包啤酒外加一瓶白的,喝到最后已经喝断片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跟对方相互抱着嚎啕大哭起来。

    用我老公原话形容就是:

    “酒这东西太可怕了,你还是不要再碰了,你们两个哭到最后声音大到快赶上村里大喇叭了,明明是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却能因为酒,互相抱着哭出海豚音来,邻居还以为家里出事了,全跑来围观。”

    说来也怪,那天除了记得我和装修工老婆对坐在桌旁喝酒外,别的什么也不记得了,等第二天下午酒醒的差不多后才知道,他们只收了一份按热水器的钱,等于白帮我们家按了个空调。

    非要给这件事下个定义的话,大概就是我们都遇人不淑,在某个时间点同时经历了成年人的崩溃。

    一转眼老公在家待业半个月了,虽然我们之间还会在无意中提到他辞职的事,但我也已经没之前反应那么大了,而他也不至于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抵触我提了。

    我每天把孩子送去上幼儿园后,我就往村里跑,因为老公装修家里的计划还没完成。

    除了要贴壁纸,还要吊顶,外加南院子里的土地也要打成水泥地面,方便过几天收麦子有地方晒。

    他似乎是为了让我知道他需要我,每天变着花的让我给他捎东西,大到快递来的水泥地脚线,小到五金店的玻璃胶纹钉。

    他完全不怕我家电车会突然没电卡死在半路上,那阵子真就是天天恨不得累死我,巴不得每时每刻都要见到我。

    我要不回去吧,他就说我在耽误工期,影响他装修完找工作,我要去吧,六月的太阳啊,我跑了二十多天,天天跑,愣是给我晒黑了两个色号。

    总之他是借找工作之名,把我吃的死死的!

    就这他还能抽出空来给我败一波家,以此来气我!

    家里有住农村的人应该知道,最近查点火查的非常严,不让用柴火做饭,不让用明火烧水,烧荒之类的事情更是在做梦,甚至我公公还有个红袖章,他好像是查这个的监督员。

    反正就是需要他本人经常出门去村里转转,看到谁家里冒烟,先进去劝,对方如果灭火呢,邻里邻居的也就这样了,劝说后如果不灭,我公公可以直接提桶水进去帮他灭。

    这个时候,点火的那家人,除了会收到一桶水,他往往还会收到一张二百块的罚单,需要去村委会交钱。

    再正规点的监督员好像是给配录像机取证的,但我公公年纪大了不会用,村里人都特别熟,他从上任起就没撕破脸开过罚单。

    你说巧不巧,我老公就不在乎这事,南院子里一直养着鸡鸭鹅羊之类的动物,它们每天吃剩下的草料和排出的粪便特别多。

    我老公为了收拾出南院子来,他不想着如何把东西往外面运,反而是想着如何将它们堆积到一起,静悄悄的烧毁。

    他盘算这事时想的非常好,自己不用开车拉出去倒二遍手,直接就可以在家中一次消灭它们,何乐而不为!

    他本身也知道自己老爹是干监督员这事的,因此不能明目张胆的烧,但要等人出去打扫卫生时再烧不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了吗?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公公第二天之所以会特别早出门打扫卫生,全因为县里派出了更大一个级别的监督员来村里检查,我公公早上五点多就出去扫街准备迎接了。

    也就趁这功夫,我老公开始了他的作死行为,先是把鸡鸭鹅羊全部关笼子里,随后拿着铁锨扫把,把南院子彻彻底底打扫干净。

    最后!重头戏来了!他收拾完这一切时正好十点多,巡查监督员们的车刚好到村口。

    人家和村长寒暄感谢我公公的付出时,我老公划着了火柴开始了他的省时省力清理南院子土地的大计!

    我估摸着当时的情况应该是……

    随着火柴从我老公手中扔出,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并不怎么完美的弧线,火苗落在了羊吃剩下的干草与垃圾堆成的垛上,火焰就像被禁锢了许久的猛兽,火蛇逐渐变强扩大,火借风壮,风顺火势,终是将地上的一切包裹在熊熊烈焰之中!

    垃圾堆们因为火焰的炙热烧灼发出劈啦响声,火蛇借着枯草们被燃尽前发出的最后不甘,狂欢着在垃圾垛上跳跃,终是化作滚滚浓烟飘向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