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39章 ,明知故犯
    与火焰的凶猛相对的便是,村头另一边正在笑脸相迎接待领导的公公。

    他大半辈子都是和土地打交道的,根本没亲自参与过这种接待活动,他站在路旁卑谦的和领导握手前,还生怕自己手脏,使劲的往裤子上擦了又擦。

    在领导快到时他专门提前伸出手去迎接,当握到手时,听着领导夸赞自己的话,那是我公公最开心的时候了,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未来的扫街之路一定会更加光明,逢年过节发福利时,自己说不定可以领双份了,哪怕就是领不到双份,跟别人在街上侃大山的时候,还能吹牛自己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可惜,他的幻想终是止步在了自己家家门口,当他跟着监督组后面巡街时,滚滚浓烟从院子内飘出,陪在一旁的村长脸色当时就变了,催促着公公去查明究竟是谁家点的火,当着监督组的面给自己砸饭碗,这不是明知故犯吗!

    公公远远的看看烟飘出来的方向,吓得脸都绿了,提起路旁设立的消防桶就往自己家跑,他难得风光一次的机会全砸自己儿子手里了!

    具体怎么灭火的我也不知道,反正等我带着腻子刀等刮墙的工具回到家时,老公和儿子都蹲在南院子门口,一左一右的像两个做错了事的‘门神’,我那一向话不多的公公难得话多了起来,喋喋不休的数落着我老公的不靠谱,骂着他平时挺勤快的,关键时刻连铁锹都不会用,三轮车都不会骑,兢兢业业干一年的努力,全因为他被否定了,不仅要写检讨,还要扣一个月工资去交罚款,有赔钱的功夫,雇人拉几车都能把南院子清理出来了。

    我公公的原话带点口音外加点脏话,反正现场版挺搞笑的,我当时就站在老公旁边,还想问他怎么带孩子躲门口了,随后听到公公的话,我当时就笑岔气了,悄悄的跟老公说道:

    “让你平时拽了吧唧的,嫌弃公公扫街赚钱少,人家能见到大领导,你呢,光会给他捣蛋。”

    “你快闭嘴吧,我那知道有检查的,我要知道我爹出去那么早是为了迎接检查的,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点火。”

    “点火?你闹呢,伯伯就是查点火的,你还点火?哈哈……”

    当时的我完全就是一副幸灾乐祸巴不得落井下石的小人样,一边笑着老公犯傻,一边专门问公公:

    “伯伯,你得写多少字检讨?”

    公公正低头铲着地上的残渣,听到检讨就来气的他以为是我老公问的,扔下铁锹转头就吼我老公:

    “多少字?一千!还得罚一个月工资呢!要不是你个小兔崽子放火,能有这么多事吗!”

    公公随后就看到了我,马上笑呵呵的说着:

    “小水回来了,也没多少字,才一千,中午吃什么,我让他去给你做。”

    “我不饿,来的时候吃过早饭了。”

    我正有点尴尬的说着自己不饿,公公突然又大吼一声:

    “你个小兔崽子,让你起来了吗!回去蹲着!捅这么大篓子,才蹲一会就累了,我被村长开罚单的时候就想打断你手了,让你吃饱了撑的瞎点火!”

    “快,赶紧蹲回去,别惹你爹生气了。”

    我起初被公公那一嗓子吓了一跳,随后忍着笑,狐假虎威的数落老公。

    见公公又捡起地上的铁锹继续铲地上的灰烬,我悄悄询问老公:

    “那现在怎么办?伯伯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识字量恐怕连五百字也没有,怎么写检讨?难不成把自己认识的字写两遍?”

    “你会写书你来,把责任推给我。”

    “你让我写?我要动手这事能写出四千字来,这事是你自己做错了,不然你去检讨一下?”

    “那有男的提笔写那玩意的!”

    老公刚拒绝完我,公公反应过来刚才问他写多少字检讨的人是我了,为了不让我担心他,专门提着铁锹走过来跟我说:

    “小水,你别替我担心,这小兔崽子点的火,就算写检讨也是他写,我又不识字,村长是知道的。”

    “哦,那有男的提笔写那玩意啊!”

    我转头就幸灾乐祸的把老公刚才对我说的话,对着他又重复了一遍。

    老公接着就听出了我的意思,羞的他立刻就底下了头,公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以为我又心疼老公写检讨了,赶紧劝我:

    “怎么没人写,不养老人,乱扔垃圾,婆媳不和的,抓到了都要写。”

    “对对,都得写,哈哈……哥哥,加油!努力写出篇名章来!到时候被村委会贴出来公示表扬你写的情真意切,写的好!哈哈……”

    老公已经被我挖苦的不想多说话了,公公还没听出在挖苦老公。

    “他要真能写的那么好贴出来,我回头就去宣传栏给他撕了去!我活这么大年纪了,跟着他丢不起这个人!”

    公公气的要拿铁锹抡老公后背,我赶紧拉住他,劝他回屋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抢过铁锹,老公没感谢我救下他,反而劝我考虑考虑替他写,这种事关原则性的问题我怎么可能妥协呢?

    我转头就抱起孩子去了村口小卖部,给他买了最好的纸笔,盯着他写。

    这事过去没几天,村里收麦子的联合收割机就回来了,往年一到收麦子的时候就会连着下雨,这时你有两个选择,雨前,连夜排队请司机帮忙收,只要保存的好,雨后晒干了再卖价格也还是不错的;或者是雨后,麦子淋地里捂几天,司机倒是随叫随到,就是这麦子收完了品质不佳,就算晒干了也发黑,卖不上好价钱去。

    我公公家里呢正好是有十亩地,一块六亩,位置显眼进车方便,半天搞定,一块四亩,位置偏远进车困难,拖拖拉拉就要大半天。

    往年都是老公请假回家,连夜排队,送着东西说着好话请司机先来家里收那块四亩的小地,收完后,邻居家用车时一块跟着收了显眼的六亩大地,这样两块地都能赶到雨前收完。

    今年也不知道老公是哪里操作失误了,六亩大地都被他跟孩子割成斑秃了,收割机一来,接着就把大地内剩下的麦子收完了,随后就来问题了,我们排不上收割机了。

    好不容易排上了吧,司机一听要去收小地,推说忙完就去,其实就是嫌那块地浪费时间不好收。

    我老公也没把这事跟公公说,公公那几天也忙着帮村里处理天然气铺设的事,也就没管地里,只是提前安排好了化肥和玉米种,嘱咐老公再找播种车赶在下雨前种上棒子顺便施肥。

    老公也是图省事,反正大地收了,先找车播种,至于四亩小地收麦子的事,反正已经拜托给自己同学了,他一有空肯定来。

    但这一拖拖出事来了,他同学把这事忘了,人家直接开着收割机去外地收麦子了,临走前也没跟他说,附近离的近的收割机,都各忙各的了,又不是啥亲里亲戚的,谁帮你记得你家里还有块没收的小地啊。

    因为老公的失误让那块四亩小地被雨淋了,那场雨稀稀拉拉的下了得有三天,老家房子的宅基地有些低凹,这三天的雨让院子里积水严重,早收下来的麦子为了不被水泡,堆进了我们的房间内。

    老公当时的想法也没错,我们房间内有地板砖,从高度上就比公公那屋高,麦子肯定没事,但他忘了屋子漏雨的事,屋外大雨三天,屋内小雨连绵。

    那三天,我们在屋里拖床推麦子,拿桶接水夜不能寐,气的我扬言,只要天晴了就修房顶!

    结果真等天晴了,一打听修房顶价格,果断放弃当缩头乌龟,漏就漏呗,一年就这一次,无所谓了。

    可房子能随便漏,地里的麦子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四亩小地全倒伏捂的发黑了,雨停后进不去车,又拖了一天才收的。

    麦子一拉回家,雨前麦和雨后麦一对比,它们差了得两个色号,收麦子的人一看就知道那个麦子好那个麦子便宜。

    最终六亩地那堆卖了五千块钱,四亩地那堆才卖了三千块,这样一对比你肯定觉得地大地小的问题,两种麦子也没差多少钱,那我换个比法,前者留了五百斤送去磨坊换馒头券后,剩下的麦子一斤1.25,卖了五千块钱,后者一斤跌到一块钱,四亩地只有三千块,相当于亏了一台热水器的钱。

    麦子钱是给老人留下养老用的,我当时也不知道亏了还是赚了,看着公公愁眉苦脸了好几天我才知道老公闯祸了。

    老公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公公了,本身卖麦子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去的,因此他又没经过我同意,用借呗弄了两千块,混到麦子钱里补偿给公公。

    这样老人手里正好有一万块钱了,他也是知道自己儿子辞职了的,怕我们花钱再影响生活质量,老人主动提出,南院子打地面他出钱。

    我当时还挺高兴,觉得省钱了,又换我心虚觉得对不起老人了,主动跟老公说雇人水泥打厚点多用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