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47章 ,再次谈心
    等包工头走远了,我有些不高兴的问公公:

    “伯伯您付钱时都不打价的吗?咱们已经提前给过钱了,我看你掏钱,一个激动也忘了打价了。”

    “都是出来干活的,他们干一天也不容易,要多少就给多少了,我这还有钱,根本不用花你们的。”

    公公并没把钱多钱少当回事,他那敞亮劲,完全就是不差钱!

    可我却无法接受多花了钱,还有些脾气的挖苦着老公:

    “您是不差钱,但哥哥没钱了,您有钱是您的,留着给自己添点好的,也比补贴给我们强。

    对了,我差点忘了,姑姑问您借的一万,给了我们六千,我用来还贷款了,一会给您打张欠条,过几天哥哥有工……”

    我正说着,老公突然从我背后拽我衣服,拉的我向后一踉跄,要说的话根本没有说完。

    “你要干什么?这是我爹,你打欠条算怎么回事!”

    “算借的呗,自己人才更要打欠条。”

    我正说着,老公已经放开我去扶公公了。

    “爹,你别听她胡咧咧,咱们回家看电视去。”

    老公扶着公公就要回家,还说我胡咧咧?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凭什么不能给老人打欠条?老公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还钱还是不想?又或者我被当外人了?

    我感觉到自己被区别对待了,但在公公面前我没发作出来,等老公从主屋里出来的时候,我早已站在门口堵他了。

    “你站这干嘛?”

    老公非常纳闷我干嘛站门口,我冷冷的抛下一句:

    “跟我过来。”

    “你又怎么了?天天事事的。”

    “进来!”

    老公还在抱怨我,我已经站在卧室门口等他了。

    “好,我进去,有什么事说吧!”

    老公也懒得跟我废口舌了,进门就坐在了沙发上斜眼看了我一下,拿出手机开始玩。

    “淼宝,把爸爸手机拿走。”

    我找凳子的功夫,一转身看到老公在玩手机,那态度就是完全没把我当回事,我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在院子里玩狗仔子的淼宝。

    他立刻跑了进来,开心的大叫:

    “手机手机手机!我要看小电视看小西八。”

    淼宝兴奋的把老公的手机抢了过来,蹦跳着要往屋外跑,我伸手一抓轻松截胡,又不手机从淼宝手中抢了过来。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老公已经打开手机玩象棋了,而就在这么一瞬间,淼宝也手快到打开了小电视,正熟练的寻找着播放历史记录内的小西八,被我截胡后,我直接打开儿童模式,找到他该上的思维逻辑课。

    “去看逻辑课!好好学学数学,学不会今天的五节课,你别想看小西八!”

    “我都会了,我不要学!”

    淼宝非常生气的戳着手机屏幕耍赖撒娇。

    我马上开启了说教模式:

    “离开儿童模式要做数学题,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数学题,咱们什么时候看小电视!所以你现在拿着手机去院子里上课!”

    “我不要!我跑!”

    淼宝一看不能玩,扔下手机就要跑,我一把揪住他衣领又给薅回来了。

    “当初是你求了着妈妈要上数学课的!你才学了半个月,你应该清楚浪费妈妈的钱会是什么下场!拿着手机去学习!这种时候你没有选择权!五节课做不出五个一百分来,你就坐这继续学!”

    我为了防止孩子跑了,我专门找了个凳子将他按在院子里,手机塞他手机,让他跟着课程学。

    而我则又搬了个凳子回到屋里与坐在沙发上的老公面对面相视而坐。

    “你这又整哪出?没收我手机给孩子?他是学习的料吗,得有大人盯着,我去看着他点,这样学习有效率。”

    老公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一看我瞪他,找个借口起身就要走。

    “回来!”

    他没我胖,我其实也能像薅儿子一样,把他再给提溜回来,但我保持着坐直的姿势,厉声呵斥他回来。

    “回来了,你要说什么?为了你姑给我花五百块钱找工作的事跟我道歉吗?”

    又是先发制人!干的漂亮,真不愧是我的亲老公,以前是不屑和我吵,一旦想止战,必定先发制人让我难堪,现在辞职了腰杆还能瞬间硬起来,跟我撑架子,再想先发制人让我冷场!

    行,很行,那我就跟他敞开了聊,有事说事,看谁先绷不住!

    “你既然提这事了,那我跟你道歉,怪我没调查清楚!我姑那五百块,我会用自己的稿费还上的!”

    “那你有什么事?如果是提让我找工作的事,免了吧,我已经辞职了,我有自己的计划,不想去工作了!”

    “咱们也不提工作!我又不是不能赚钱,家里也不是没有存款,我就是单纯的心里有病,见不得存款变少,那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跟你吵一个月也累了,不想吵了。”

    “那你扣下我整这么正式为了什么?”

    我的坦诚布公外加自我检讨,让老公有些不敢相信,他又往沙发里面坐了坐,有要跟我认真谈谈的意思了。

    “你今天说的某句话让我非常不舒服!”

    “那句?”

    “一看你这态度就没记住自己说过什么,你踩到我的雷区了,我非常讨厌你那句,别听她胡咧咧!开始你的解释吧,你今天如果不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跟老人打欠条是在胡咧咧,咱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这间屋子!”

    我有心理疾病也不是一两天了,老公已经非常清楚了,他平时对我的冷处理,更多的就是不想和我正面交锋,怕说不过我还被我带偏了情绪。

    我也找心理医生治过,我们这边医师的咨询费还好,就是药钱有点贵,所以每次我都是只咨询不吃药,全靠自己硬悟,因此我经常反反复复,时而通情达理,时而偏执到有那么一丝非人类的病态。

    我讨厌别人触碰我心理上规划好的某些做事准则行为标准,如果对方是陌生人,我忍忍也就过去了,毕竟只是偶尔见到对方,我也不可能因为自己有病改变对方什么,但他是我老公,他在我的底线上蹦迪这事就不行!

    所以这事没得商量,今天他要么给我解释把我说服,要么我就带着他上民生新闻,法制节目上去丢人。

    老公对我此时讨说法的态度更多的是无奈,他开始组织语言试图说服我。

    而我因为写文的关系,只听关键点,再自己脑补,他也是怕再造成二次误会,所以尽量简短用词照顾我;现在他的每一个字,到我这都能被脑补出一出大戏,因此他憋了足有三分钟才开口:

    “对外人才打借条,自己亲爹不需要,我是独生子,没人和我抢,我家里的东西就是我的,没必要跟我爹见外,你提借条就是不尊重我爹。”

    这几句话已经很难为他了,他考虑到了我会提亲兄弟明算账这茬,甚至连尊老都搬出来了。

    我翻译成我这边的思维就是,他年轻时生过大病,老人宠他,他提打借条就是把爹当外人了,他病好后离家出走过,我提打借条就是把他据为己有,又把他爹当外人了。

    我公公其实也因为老公年轻时的那场出走,有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给老公打个电话,爷俩之间什么也不聊。

    公公只要试过电话能打通,能听到我老公说“喂”这一个字,他就会语气非常不好的说,手机自己瞎播的,不好使了,没事挂了吧。

    我老公根本说不出第二句话来,就会被无情挂断,仿佛真是手机有了毛病,老人根本没想打电话,这种试探儿子还在不在的电话,我老公最多话一次,也只是嘴快的问了一句:

    “喂,老爹,啥事!”

    “没事,手机不好使自己瞎播的,挂了!”

    起初我真信了是手机的问题,给我公公换过五六个老年机了,还是不行,后来我自己悟出来了,这是我公公怕他儿子丢了。

    公公最开心的事就是儿子能需要自己,哪怕是花家的钱,吃家里一点东西,他都会开心的不得了。

    甚至每个星期,老公带儿子回来的时候,都会大包小包的带回去一堆我们根本不会吃的东西,我虽然无奈也只能默默接受这种迫切需要儿子接受的父爱。

    我考虑到他爹被他这当儿子的抛弃了九年,我对老公的解释只能选择接受,我不断的说服自己理解,正因为都有病才要相互理解,不然天天过得不舒服,谁也不会开心的。

    “好,我接受你的解释,但我必须要打借条的理由,是因为我要强,我从家里逃出来后就没再花过家里一分钱,甚至我爸妈开口我会把他们需要的东西打包全邮过去!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感觉!”

    “那是我爹,不是别人,再说借钱给你的是姑姑,你这么理解一下,姑姑问咱们借了钱又给还回来了!你用的还是自己的钱去还的贷款,这样心里是不是舒服点了?”

    “并没有!更觉得你是人渣了,啃老婆的稿费,还啃老!”

    我说这话时,嘴角已经有点笑意了,老公看我笑了,他也无奈的笑了,我们再对视一眼,都绷不住扶额摇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