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49章 ,还没开始写原型先膨胀了
    我看着老公认真干活的背影,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开心,那并不是我的开心,而是老公自己的开心。

    他上班时,属于那种懒到几乎生活宕机的感觉,他对什么都没斗志,上班,回家,做饭,玩手机。

    孩子跟他说个什么事,他都不带搭理孩子的,要不是他每天回家都做饭,我真怀疑他是个下了班就要休眠的植物人。

    他在家除了做饭以外,可以用一部手机在床上躺一天不带动的,加上他又不抽烟不喝酒,他过的完全就是个没有欲望的休眠人生。

    从他辞职以后,什么都愿意干了,还会主动跑去陪孩子,虽然没教什么真东西,还否定了我的教学成果,但他变得爱动了,他就像那种天生属于土地的人,土地就是他的蓄电池,外出的工作耗尽了他的全部电量,只有土地才能让他永不疲惫。

    我坐着门口,将手中的苹果核扔给淼宝,淼宝开心的哼着自创童谣种起了苹果,我突然灵感迸发想采访老公一下,为这本书累积素材。

    那个时候我给这本书参加的征文活动已经开始了,但我还没开书,只是挂了个书名在存稿,我那时的存稿都是在六月五号时被老公气到爆炸,安全感完全消失的情况下暴怒写出来的,至今看来都像是个怨妇在失去理智后对生活的抱怨。

    那些文字全是我自己单方面的吐槽,对老公做出决定的不理解,至今他已经辞职一个月多了,也该还他一点发言权,好好了解一下他的内心方便写书了。

    “咳咳……哥哥,我问你几个问题,现在属于给你自己机会辩解的时候,你可以沉默,也可以畅所欲言,因为你此刻说什么都会出现在我的书里,我要以你为主角准备一本书。”

    “准备这有什么用?”

    老公回答我的语气明显是不耐烦的敷衍,他似乎是在潜意识里怪我打扰他干活了。

    不过我的答案,很快就让他乖乖配合了:

    “准备参加个征文,运气好会获奖又能多养你两个月了,运气不好全当记录生活了,我可以问了吗?”

    “可以,随便问,不过我有个条件。”

    老公听到能获奖,暂停了自己的倒地工作,杵着锄头靠在墙边没入院墙旁的阴影处,突然就拿捏起了巨星范,傲气的跟我谈’出场费’问题。

    “什么条件?”

    “全书匿名行不?我要脸,怕咱们隐私暴露在大众视野内会被过度评判。”

    “哈哈……你太看得起你老婆了,请你清醒一点,还没咋写呢,先别拿自己当大尾巴狼,我如果开书咱们这题材必定是去没人看的冷门写,我手里有本书了,写新书能签的概率只有50%,签后能获奖的概率又变50%了,再排除掉匿名和观看人数等各种因素,你最终能出名的概率只有5%!出名还只可能是因为你最初吓到我的那些渣男语录!”

    “那也是有机会的,有些事你没必要算这么清楚,算清楚了就失去了参与动力,你应该先开始再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你给自己机会了……”

    “打住!不用讲大道理了,还没出名呢,先有王子病了?最后问你一句,采访你做素材行吗?”

    “来吧!我随时OK!”

    “你真是拿鸡毛当令箭,突然洋气起来了,我还接不上话了。咳咳,认真了,我用手机标签录音转文字记录了。”

    老公看我的眼神突然变得崇拜起来,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拿出手机准备开工,他又整了句英语,这更让我觉得他要飘了,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自己成名后要如何给别人签名了。

    “你为什么喜欢种地?”

    “种地可以让我获得安静,有归属感,只有在亲近土地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找到存在感。”

    “沃特?大哥,你不用这么官方,咱们就是正常闲聊,你给我整一记者发布会的格局,我接不上茬。”

    “我骨子里是个诗人,这格局能接上了吗?”

    “不用专门配合我,咱们说人话行吗?”

    “我就是干够了,想换个生活方式,一个工作干一辈子你只是一个合格的机器人,并不是做为一个人而活的。”

    “得,你今天是不准备当个人了,那我关了手机你会不会自然点?”

    “关不关都一样,我想换个别人没做过的活法,我已经三十七了,没学历没财力没体力,我的工作是很好,但副作用太大,自己干的不开心,未来一身职业病老了还给儿子添麻烦。

    如果注定了要让我摔一跤再悔悟,随后想起工作的好,那就让我趁年轻摔一跤狠的长点记性防止自己再做梦了,否则我心里永远有这么一道坎,我当初怎么就没辞职去闯一把?”

    “你早这么说多好,你突然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梦想。”

    “什么?”

    “在自己家的超市里写书。”

    “哦哦,对,咱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跟我说过,我还嘲笑过你,后来你甩出份听诡的签约合同,直接打我脸,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比厉害,你至少成功了一半!”

    “哈哈……你居然还记得这茬,我当时也知道自己学历低不可能得到签约名额,但我有梦有创意,想去试试,反正试试又不花钱,最多是后台看文的编辑嘲笑我的天真罢了。

    不过你现在可比我成功的多,为了追梦真落魄成田园派了。”

    “所以你现在理解我了?”

    很显然,能问出这种话的老公,根本没听懂我对他暗戳戳的挖苦。

    “并没有!我当时是在有正经职业的情况下用业务时间写书!断更也是因为和你私奔生淼宝闹的放弃了梦想,跟你现在完全是两个样子,你还是辜负了我在家坐吃山空的蛀米虫!”

    “得,你还有别的问题吗?再聊下去又成翻旧账了!咱们别再吵了,说难么多话,你也不头疼。”

    “别的?我今天也文艺一把,不问你现实问题了,往后余生给你一方土地你准备种什么?”

    “有什么种什么,是块地,远离人,心不累就好。”

    “你是大情怀,我小格局配不上,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来书总不能写咱们之间的鸡毛蒜皮吧,你有什么剧情矛盾推进方向吗?”

    “你写书的你问我?”

    “想听听你的意见,毕竟写书是用来养你的。”

    “你想走改编还是写着玩?”

    “呦呵,还真比我格局大啊,来,开始你的表演!”

    “走改编,你就写我放弃高薪回村种地,抵押祖宅贷款搞大棚,带领全村致富,我最终成了村长,去市里演讲丰富经验。”

    “噗……哈哈……你这辈子跟这条路无缘了,换下一个方案,我当初怀着淼宝,我爹要万紫千红一片绿的时候,你们全家宁可不要淼宝,也绝不抵押房子,现在你跟我说抵押房子贷款搞大棚?我真写不出来,那绝对是鸡飞狗跳全家人对你骂骂咧咧,逼你上绝路。”

    老公的比创意很好也挺励志,但他能给出这个建议,百分之百没看过我写的现实作品,现实就是现实容不得你撒谎,第一眼看到什么,主观感受是什么,哪怕青涩也是真实,描写的太过美好积极,反而假的像杜撰。

    “那就写热卖的爽文风,你听到我辞职瞬间炸锅,抡起酒瓶子砸我脑袋,各种泼妇言论全用上,将我贬低到一文不值,最后我逆袭打你的脸。”

    “抡酒瓶子?咱们家谁喝酒?不喝酒哪来的酒瓶,我就算再暴躁病的再严重,基本逻辑还是有的,你是我自己选的男人,我要早嫌弃你,咱们都不可能结婚。”

    “你这人,说着说着还急眼了,不是你说的剧情冲突吗?”

    “好,抡酒瓶,我记下了,回头我写书里抡你哈!”

    因为之前和安装工妻子喝断片过,当时我真就差点采用这个建议了,想着我趁醉行凶,描写出这一酒瓶子下去,自己心里对老公的各种不满同一时间爆发了,但后来觉得这样假,他就算再包容我,我也不可能把自己送进去,女的打男的也算家暴!

    “还有别的创意吗?说点可行的,就这点故事写不到十一月份。”

    “目前没了,我先翻地,回头想到了帮你一把,咱们的生活是进行时,你提前编号了故事那就没意义了,我相信咱们的爱情!你不仅可以签约,还会获奖,若按你的文风,改编差点意思,当个细水长流的现实生活图鉴还能看一伙。”

    我当时没把老公这话当回事,毕竟他回家种地这一举动虽然刷新了我的认知,但还不是很离谱,反正是我们的日子还在继续,说不定我就发现了生活的小惊喜,把我们的日子写成了欢喜冤家。

    但他当回事了,并认真记下,用实际行动给了我沉痛一击!那一击砸的我一度怀疑老公比我还不正常,他的思维比我还适合当个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