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53章 ,强制借债
    “怎么可能不干,我前期投入了不少钱呢,光学费花了七八千了,还有买设备也花了小一万了,我现在不干这些全白扔了!小水,你就让我练练手,试一次你就知道这都是好东西了!别看你现在二百多斤,用完这个保准你变一百斤!”

    姑姑说着又要往我身上涂奇奇怪怪的东西,吓的我连连后退远离沙发。

    “姑姑,你等下,你带这些东西来是什么意思,有话你直说行吗?我自己一口一口吃出来的肉,怎么可能涂涂这个就瘦了,你这个跟传销一样,让我有那么一点害怕。”

    “你怕什么?又不是害你,就练练手。”

    “您要不说想干嘛,我打电话叫哥哥了!”

    我至今都无法用准确的语言形容出,老公姑姑被我反复拒绝后还要拿我练手的那种执着劲,那就像是中了蛊一样,恨不得把自己中的毒传播给别人。

    她那张牙舞爪的样子着实把我吓得不轻,只能用打电话叫老公来这一招阻止她继续犯傻。

    姑姑一看我要打电话,她也收敛了一些,擦擦手上的精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

    “别叫缸子,你叫他来干嘛,这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就是想让你再把那六千块钱还给我。”

    “没了……”

    我一听她跟我提钱,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直接告诉她钱没了。

    姑姑明显是被我这一句没了吓到了,马上瞪大眼睛惊恐的问我:

    “怎么就没了?说没了就没了?”

    “我用来还账了,哥哥上个月连装修带安空调热水器什么的……我当时不是告诉过你我没钱了吗?我以为你知道才给我打钱的。”

    “那也不能花那么多啊!没钱装什么修,还安热水器,一辈子没洗过澡了,在那洗不一样,跑去安热水器,你们两个就是败家!我要知道你们是还这个钱,我绝对不会给你们钱的!”

    姑姑突然发火的样子和刚才上赶着要给我做护理时完全是两个样子,这样不仅让我吃不消还让我一度觉得她是不是误入了传销组织?

    “姑姑,我好像跟你说过我们的钱都用来干什么了,不信你看看微信?”

    “不用看了,花了就花了吧,你手里还有剩下的钱吗?你娘家那边那么有钱,不然你回家借点?”

    姑姑对我的态度又翻了个花,并且不断跟我提钱,甚至让我回娘家借?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她这是去了传销公司!

    “姑姑,你先冷静一下,别这么激动,不然我给哥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啥情况?”

    “你给他打什么电话,钱都在你这里!不用多了,你借我个五六百也算是投资入股了。”

    “等下,我没说我要借您钱。”

    “亲里亲戚的借了不还可不行,你要借了我还按年给你利息呢,绝对比银行高。”

    “姑姑,你等下,你从根上就误会了,我没说要借你钱,我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我借你钱我们再去借钱?这何苦呢?”

    “钱钱钱,还是不是亲戚了,你上来就跟我提没钱!缸子干了七八年活了还是我介绍的你们怎么可能没钱!”

    姑姑又变脸了!我算彻底服了,这绝对是素材照亮现实生活啊,不到二十分钟对我换四个脸色,一句一翻脸那速度之快堪比翻书!

    她跟我提钱行,我说没钱就是我有毛病了?这也不能强制借贷吧?

    我感觉自己根本无法理解姑姑是什么意思了,她到底是来干嘛的?

    “姑姑,你等下,咱们捋捋。”

    “捋什么捋,我就问你借六千块钱了,你借不借?”

    “我没有啊!”

    “缸子可说了,你背着他又是黄金又是基金的,没少存啊!怎么可能没有?”

    “姑姑,你这样阴阳怪气的咱们直接没法聊了!”

    不就是变脸吗?我也会!我为自己和淼宝拼了命的存下那么一点钱,老公惦记着辞职了,姑婆婆这又惦记上了,敢情全家人都在算计我?

    我一直觉得我已经很好的融入了这个家庭,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在钱这种事情上我终究是个外人。

    “怎么没法聊了,你卖了那些东西投资我,我还能让你赚钱!”

    “打住!打住!姑姑,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叫哥哥吧。”

    我不想再和她聊下去了,这种时候只有让老公自己来处理最合适了,我再和她聊下去,恐怕连我自己都成了不赚钱在家吃她侄子的蛀米虫了。

    姑姑看我拿出电话拨号了,马上过来阻止:

    “你要干嘛?都说了不能叫缸子回来,你还给他打电话干嘛?你非要把事情闹大了才罢休吗?”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旦说出这话来,真就是彻底撕破脸皮了,这让我更加确信了,她不是以前那个教我掌家的姑姑了,此刻这位跟我抢手机的人是中了传销毒的中年妇女。

    电话恰好在此时接通,手机却被姑姑拽到了她那边,我马上大吼着跟老公说道:

    “哥哥快回家啊!姑姑疯了!”

    姑姑抢过电话跟老公匆匆聊了几句:

    “别听你老婆的,你才疯了呢,没事挂了,你继续在路边卖石头吧!”

    “你知道哥哥在卖石头?”

    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了,老公究竟背着我跟他姑姑说了多少我们家里的事情?他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就把我给卖了?

    “怎么不知道,也就只有你们两个傻乎乎的认为,编出来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能赚钱了!这年头有手艺才是真赚钱。”

    “手艺?你倒是真学来手艺了,可投资了多少钱?你难道没数吗?怎么还想着往里面投钱?”

    “不投钱怎么赚大钱?我是真的拿到东西了,实打实花钱去买了!”

    “咱们没法聊了,我编故事也是实打实付出时间动手码字费脑子了。”

    我眼看着我们要聊到吵起来,我主动停战,但还是忍不住补上一句,补完我就后悔了,不是所有人都像老公一样能容忍我的,这么直接的跟她发脾气,我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尊重她,要真能靠发脾气骂醒她,姑父和她儿子早成功了,根本轮不到我对她发脾气。

    “费脑子,谁不费脑子,你打两个字还有理了!出去干点什么不都不闷家里养病挣的多。”

    我知道此刻我硬吵绝对是输的那一个,我马上开门往屋外走,吵不过我还不能躲着吗?这家给你了,我回避!

    我眼泪已经卡在眼眶里了,气冲冲的向屋外跑去,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还没让我在出门前摔门,其实门是自己家的,真摔了,暂时是爽了,但日后换门的那个还是我。

    我刚跑出家门,眼泪已经不争气的落下了,我开始反思自己当初的私奔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跳脱出吸血的原生家庭,我自己一个人过好不好,干嘛要让自己变得如此狼狈?

    “你站门口干嘛?还哭了,多大点事啊,让我姑凶了?”

    我本来哭的好好的,都准备嚎了,万一引来几个喜欢评理的邻居,我说不定能跟老公姑姑再战第二回合,吵个平局没问题。

    结果老公傻呵呵的拖着海蜇箱来了,完全打乱了我的气氛,我非常嫌弃的白他一眼。

    “你还知道回来!”

    “我要不回来你是不是就要被我姑欺负成丧家之犬了?”

    老公说着扔下海蜇箱子对我张开双臂,很明确的是在告诉我求抱抱。

    我伸手锤他一拳才抱住他抱怨道:

    “大哥,你没完了,丧家之犬是那么用的吗?”

    “你现在不在家里,像小狗一样蹲路边哭,简称丧家之犬!没毛病吧?”

    “没有,一点毛病也没有。”

    我突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委屈了,转而推开老公指指屋内询问他解决方法。

    “喂,屋里那尊佛,你来摆平,被按摩还是什么的洗脑了,非要拿我做小白鼠,还让我回娘家借钱入股支持她创业。”

    “我去我去,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了。”

    “呵,敷衍,你把咱们家底都卖了好意思跟我说你去?我看是去你的吧!”

    “我这么没威望了吗?我来!你去提那堆海蜇!”

    老公为了逗我开心,故意推开我,装作很有气势的样子,走着将军步就往屋内走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冷笑,他现在的气势全是装的,一会就怂成孙子了!

    果不其然,等我拽着海蜇箱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老公已经在姑姑面前卑微到差点跪下了,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和稀泥。

    我就站在门外,隔着一层玻璃听的虽不清楚吧,但我也能隐约听到他在埋汰我,说我不懂事,跟他姑道歉,看到我出现在门口了,他马上劝他姑两句过来给我开门。

    我进门前小声嘀咕一句:

    “挺威风啊,说的你姑一愣一愣的。”

    老公马上尴尬一笑,示意我别再说了。

    “姑,你还没吃中午饭吧,我去做饭,咱们吃饭吧。”

    老公请我进屋后马上开始打圆场,想用吃饭缓解尴尬,但我指指手机上的表:

    “大哥,现在过午饭两个小时了,差一个小时该吃晚饭了!”

    让你埋汰我,我来个反杀!看你怎么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