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58章 ,一元一碗
    我当时在路边见到老公的时候,他蹲在电三轮旁边的阴影中,被太阳斜晒着半边脸,他眯着眼睛仰望太阳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非常欠的跑过去刺激他:

    “亲爱的,卖多少钱了?一锅汤是不是没有了,把二百块交公吧!”

    “媳妇,我是不是不适合做生意?”

    我跟老公提钱,他丧丧的跟我谈理想?成,这一听就是没卖出二百块钱来。

    算了,谁让他是家里挣钱的壮劳力呢,略微给他点面子鼓励鼓励他吧。

    “谁说的,我老公最棒了,想当年咱们在超市里的时候,那次你出摊不是超级牛的存在?出货卖货清点回架,谁有你厉害?你只是八年没干这活了突然有些适应不了罢了,再找找状态,你一定可以的!”

    “我真的还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谁说你不可以我第一个冲出去抽他!”

    我非常捧场的鼓励着老公,老公略微重拾回一些信心后,冲我不好意思一笑:

    “媳妇,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一碗汤也没卖对吗?”

    “明天大集!”

    “呵,大集啊,现在七月底,三伏天,你觉得能等到明天大集上去卖吗?”

    “这种时候,还得看你老婆的,我一直想卖冰激凌,我准备订点冰激凌工具做手工冰激凌卖,想当年我学做蛋糕的时候,搅拌器啥的都买的全套的。

    现在已经这样了,总不能你在外面风吹日晒,我在家里戳戳屏幕坐吃等死吧!”

    我说这话时为了让老公宽心,还特别爷们的帮他推电车,伸手勾搭他肩膀,摆出一副要与他共存亡的状态。

    我以为此时老公会非常感动,并且夸赞我娶妻当如此,结果他非常煞风景的来了一句:

    “就你?卖冰激凌?你烤的蛋糕至今没熟过,做的菜不是太淡就是太咸,完全被我惯成了会吃不会做,你现在要学做冰激凌?算了吧别搞笑了,你不行。”

    面对老公这话,我当时就撒泼不干了,直接跳上电三轮车座,把电车也扔给了老公。

    “姓鱼的,你这就是在pua!你刚才丧成那样,我说你个不字了吗?现在搁这跟我说丧气话,你给我等着,我但凡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咱们走着瞧!看谁笑到最后!

    推!愣着干嘛?你自己整的汤锅,自己娶的老婆,自己把电车骑没电的,让你推我回去没毛病吧?”

    “没有,我这就推你回去……”

    老公太精了,他嘴上说着推我回去,实际上自己骑着电车撒丫子跑了,他把我电三轮扔在了大马路上。

    我瞬间就成了周围人的笑柄,每个路过的人都看我两眼,全在纳闷,我在路边不开车坐在车上是要干嘛,最绝的是我居然还把城管给吸引来了,那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太尴尬了!

    我当时刚准备给老公打电话喊她回来带我一起离开,我自己推不动这一锅汤!我正掏手机的功夫,城管的车就停我身边了,一位穿着制服的城管大姐举着相机就从车上下来了,她先自我介绍着:

    “我是XXX,这是我的工号,我们正在进行执法拍摄。”

    “姐,你听过说,我我不摆摊。我就在这坐坐。”

    我正想解释,随后车上下来两个男城管,他们一左一右开始对我说教,什么路边危险,不能占道经营,各种说教走了一波,还问我知道错了吗?

    我那见过那种场面,当时就吓的连连点头,并说自己知道错了,一定改马上走。

    但是我电车没电了,我说完走以后几乎是以龟速的方式前进的,城管们跟着我问我用不用拖车?

    我当时害怕极了,因为刷某音之类的东西时,经常能看到城管违规执法,拖着摊贩的东西就走,我一听他们要给我找拖车,生怕老公这一车东西没了,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我不仅拒绝了他们,还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快速离开现场。

    但电车毕竟是没电的,我这点力气也就刚够推着电车离开马路,拐了个弯不被城管抓住的,真让我推回家几乎是痴人说梦。

    好歹送走了城管,我马上给老公打去了电话:

    “鱼缸!你个王八蛋,你死哪里去了。我被城管抓走你才开心是吧,你这锅破汤!你倒是告诉我你要怎么办!”

    我大吼大叫着让老公为这锅汤负责,其实就是想让他来接我,但他推说电车扎带了,让我再坚持坚持,努力一下就推回家了,也就四个路口的事。

    我家电车是实心胎的,他跟我说什么理由我都信,但他偏偏说了最不可能的理由,我立刻撂挑子威胁他:

    “你跟我扯扎胎?呵,我告诉你!十分钟内我见不到你人,这锅汤我亲手送城管大队里去!你去那里认领吧!”

    我威胁完他就直接挂断电话开始计时,老公也很无语,他当时是真的扎胎了,路边有人扔的三角钉,他没看到,钉子扎进去,他拔都拔不出来,这才找的修车的换了车胎。

    反正就是历经波折后,我成功的见到了老公,但他没骑电车,是跑着过来的,电车还在修车的那里换胎。

    我看看满头大汗的他,再看看一旁的汤锅,我此刻只有一个感觉,神啊!来个能动的免费劳力把这锅汤带走吧!

    好在老公也知道我们合伙推一锅汤回家后根本没用,光靠两个人喝也喝不完,因此他非常给力的推着汤锅去了劳务市场。

    我们此刻待的地方如果直接回家,也就只需要四个路口,可去劳务市场至少需要六个路口,而且途中很多个减速带,还有上坡路,老公就咬着牙真推过去了,就在我以为他推过去以后就可以大卖特卖了,结果吃饭的人都是拉帮结派的,没一个人搭理他。

    老公也知道自己是新人,不让利是不行了,他拿出了喇叭,音量开到最大,喊出了他的杀手锏:

    “胡辣汤一元一碗,无限续碗,多大的碗都给续满了!”

    老公这一招果然有用,此话一出离的近的几个疑似包工头一样的人,真靠近过去看了看。

    包工头伸手舀汤翻看着里面有什么的时候,非常疑惑的问老公:

    “你说话算话,这汤真一块一碗,随便喝?是今天熬的吗?喝坏了肚子耽误工程进度可是要找你的!”

    “随便喝,今天上午现熬的,我这还有饼还有咸菜,我就是在赔本赚吆喝,相信我,拿碗来,说话算话,随便舀,我为的就是图大家能吃饱!”

    我从没觉得老公原来如此会说话,那场面话,一套一套的,他赔本让利赚吆喝是为了大家?这词真好,只是有点市侩,让我有那么一瞬间有点不认识他了,这大概就是80升汤的压力吧,能把个哑巴逼的说话了。

    “好,咱们一个唾沫一个钉,有你这话我可就叫兄弟们来了!”

    包工头比老公来市侩,甚是有那么一点黑社会老大哥的味道了,随后他打电话叫人。

    还没五分钟,很多附近工地上的人就拿着盆来了。

    更绝的是真扔下一块钱,下了血本的舀,老公也意识到要赔了,赶紧解释:

    “诸位,舀汤可以,但咱们能用碗吗?别用盆,盆我就亏了!”

    老公大声的吆喝着众人不要用盆喝。

    不过他那锅汤也就半个小时,还是很快就出去了,捎带着连饼带咸菜一抢而空。

    卖完这一切后,老公推着空车到包子摊旁边找我:

    “媳妇,看看你,怎么样,一元一碗,一扫而空,一点没剩下。”

    “挺好,但你离我远点,我嫌丢人,刚才那么多人,拿那种大桶杯装的人都有,你也不拦着点,卖是卖出去了,你有看看自己赚了多少钱吗?本都没回来,你还好意思过来找我。”

    我一直在一边看着他卖汤,确实是他卖的最快,可旁边卖紫菜汤的三利快餐,气的快要把老公打死了,他们两块一小碗,里面就几个紫菜,一点蛋花,清汤的很,再反观老公的锅里,香菇火腿豆腐皮,一块一碗随便喝,他这不是卖汤,是来给三利砸场子的,人家没让他混蛋就是好事了。

    “你别管我怎么卖,卖出去就对了,一锅汤回本了六十块钱。”

    “带着烧饼一块一个哈,还带着咸菜,五毛一点,你还好意思跟我算吗?汤是不是赔了?”

    “赔了也比酸了强,你怎么那么多事?都砸手里让你自己喝就开心了?那个包子多少钱一个我给我来五个啊。”

    “哦,那你吃吧,我走,两块一个,你这六十能吃饱,慢慢吃!”

    我转头就走,老公又不吃了,跟着我一起离开。

    “我想了想,才六十块钱,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我带你回家吃面条,用这钱留着给你买件衣服?”

    “额……”

    要么说老公是我的克星呢,每当我想为难他的时候,他总能找到我生气的点,哄的又瞬间开心起来了,只是他这经常在我雷区上蹦迪的行为又让我很头疼!谁让这是自己选的老公,扔又不能扔,留着六十块买个蛋糕吃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