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60章 ,换生意
    几次做生意失败,我的私房钱是一点也没剩下,存款也是越来越薄,老公可倒是真利用起泡沫箱来了,早上用它进了火烧出去卖,回来就换成冰激凌再出摊,摆体育场门口撞人,运气好能卖出去一两个,运气不好就晚上卖奶昔。

    每天都在赔着钱硬撑,用老公的话说那就是:

    “做买卖开张必定赔三年,早赔早好,先把口碑打出去。”

    开张先赔三年这话似乎没毛病,可是我家家底撑不住啊,为此我想劝劝老公换个买卖,不能光这样赔下去呀。

    每天早上的汤,光香菇豆皮火腿淀粉海带丝的成本就四十块钱了,还有电,水,人工等等,老公每天才卖多少呢?十二碗,多一碗也不卖,剩下的汤全是我们自己喝。

    这还不算火烧咸菜提货的成本,八毛提的火烧他卖一块,咸菜六块一斤,他几乎天天白送,跟开慈善机构一样。

    再说我一开始相中的冰激凌,老公是真的狠啊,为了晚上卖奶昔,白天最多才卖一个,多一个都不卖。

    每天六包的牛奶都快赚不回来了,更别提他还用四分一个的塑料碗给别人装奶昔卖。

    我一开始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咬牙硬坚持了一个星期想让他知难而退,结果他还这样卖上瘾了,非常开心的跟我说,他每天上午出去跟老头聊天,看他们下象棋,晚上跟夜市上的摊贩们聊那边提货便宜,他们都经历过什么事,一说有个会写小说的老婆,全都想见识见识。

    我原本以为他风吹日晒的在外面也不容易,结果人家玩的太开心了,都忘记了现在八月份了,又要有一千七的房贷了,这个月孩子放暑假了,学费和伙食费没了,但我们家的日常开销还是存在的。

    他再这样卖下去,我就要用稿费继续补开支了。

    择日不如撞日,当晚我就跟老公聊起了他卖东西的事情。

    “哥哥,你这几天卖的挺好啊?”

    “不太好,就图一开心。”

    “是啊,你开心了,咱们家光喝汤快喝的忘记馒头面条是什么味了,拜你的汤所赐,我现在已经由二百斤跌落到一百九十斤了,你这个比减肥还管用呢!”

    老公根本没听出我话中全是抱怨,他甚至来非常开心的说道:

    “那可真得好好恭喜恭喜你了,你这十斤肉都是我帮你减的,没收你一百块减重费就不错了,你要是想资助我点零花钱我也没意见。”

    “我管你有没有意见,你是真没听明白我想干嘛,还是假没听懂?你天天卖不出汤去,害得我都没钱买馒头面条了!咱们家每天都处在喝个水饱的状态,你问问儿子几个星期没喝牛奶了!他连奥利奥都吃不起了!”

    “这不正好吗?省钱了!”

    “你!你气死我算了!隔壁邻居们闲言碎语的说那么多,你是一个也听不到啊!真不知是该说你乐天派还是该说你反应迟钝!”

    “你有话直说不行吗?铺垫这么多不就想说咱们家没钱了吗?有钱没钱的能过日子就行了,你想那么多干嘛?”

    “我恨不得打死你!”

    我懒得跟老公解释了,在他眼中只要有地他就饿不死我们一家人,他是根本不考虑额外的精神需求,我还想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呢,根本没资本实现,但这一切我都无法跟他说,家里本就没钱,就算说了,他也会各种理由说我费钱。

    我把自己关在卧室内,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为什么就这么懂事,越想存钱,钱却越像长了翅膀一样飞没影了。

    我要不然任性一次,为自己活一把?

    当天晚上我就在网店内寻找什么赚钱,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就相中了一个我一直想干的事情!

    针织!

    我看到针织出来的花,包,钥匙扣等等,我眼睛都看直了,我太想学了!

    这些精致的小东西我学会了不仅可以每天用来练练手,还能用来卖钱。

    越想越觉得针织可行的我,当晚就订了玫瑰和郁金香,我想先用来练手勾勾试试。

    第二天我就期待着能快速到货,快点让我有点兴趣爱好转移注意力忘记老公是个越来越堕落的人。

    但当天中午老公卖汤的事情却出现了转机。

    当天中午老公回来他居然一碗汤也没卖出去,连火烧都剩下了,他甚至都不想出去卖冰激凌了。

    我非常好奇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今天什么也没卖。

    我见老公心情不太好,我便主动询问他:

    “哥哥,你这是碰上什么事了?”

    “我再也不去早市上卖汤了!我再卖这是他孙子!我一步也不去了!”

    “沃特?你昨天还是前天来着,不是还说跟他们聊天看他们下棋啥的很开心吗?”

    “开心个屁,早市上的人全都喜欢抱团,你都不知道他们有多恶心!”

    “多恶心?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呢?”

    我想起他昨晚的话,我现在也不急着安慰他了,反而像他昨晚一样,幸灾乐祸的为难他。

    “我以前还有每天十二个客户呢,现在连十二个也没有了!”

    “为什么呢?”

    我故意打岔,用特别欠揍的声音跟捧哏一样专门给他添乱。

    “因为我昨天赶集去了!”

    “赶集也没见你卖多少钱啊。”

    “还没卖多少,卖了三十呢。”

    “哇塞真的好多呢!”

    我都觉得自己天真的欠揍了,老公以前一天赚二百,他对钱完全没有概念,花了我给他补,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觉得钱多钱少是回事,现在几块钱几十块钱他都看在眼里了,可就是不问问我家里每天的开销是多少。

    “是吧,都知道赶集钱多,平时我在早市,被各种刁难,我都忍了,无所谓,能卖钱就行,那天我去集上了,另一个卖饭的也去集上了。”

    “哎呦喂,这不巧了吗?早市上那些位全饿着了是吧?”

    “对,我当初就是看他们可怜想帮他们一把,现在被他们恶心的根本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噗……”

    我实在忍不住了,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我终于不再装着像哄孩子一样哄老公了,我开始露出了最自我的一面。

    “你笑什么?你老公没客户了。”

    “我知道,我笑你从根上就理解错了!你同情他们却把他们当商机,商机们从一开始就是每天干活挨饿的,你以为自己天天去,用诚心能打动商机,结果商机们不想改变自己的行为准则!”

    “继续说!”

    “继续说就是……一个人忍着饿攒着钱回家把钱用到更该用的地方,而你用汤吸引来他们花钱,他们肯定针对你了,昨天你突然不去,他们感觉到了背叛,所以全都在骂你排挤你,就算有两个卖饭的,你先出头了他们也是先打你!

    非要定义的话,就是你自己做错了!你现在就应该不卖汤了!换个买卖。”

    “说的好!我已经想好干什么了。”

    “干什么?”

    “卖蛋!”

    “卖蛋?”

    我以为老公开窍了,知道悬崖勒马,不干后好好去工作,结果他反而更加堕落了!根本不想进工厂,一门心思迷做生意,他能想到卖蛋真是一个奇才!不过卖蛋能赚多少钱?

    我也懒得理他了,他要真卖蛋肯定是从老家里拿蛋,随他去吧,只要不啃我手里为数不多的稿费,他自己家的东西爱怎么拿就怎么拿吧,反正东西留老家公公也舍不得吃,拿回来还省下放坏了,只要不让我自己欠老人钱东西的就行了,他自己儿子去拿,老人还高兴。

    我想的果然只是我想的,老公干的真TM不是人事!

    他又用了花呗,这次是真准备靠卖蛋为生了,他进了活珠子,臭鸭蛋,咸鸭蛋,松花蛋,烤鸭蛋,大鹅蛋。

    快递员叫我去取货的时候,那个臭味啊!熏的我能背过气去!连快递员都说可以给我安排退货,老公却异常开心,兴奋的看着那些臭鸡蛋说味道够正。

    我彻底无语了,他喜欢就好。

    随后我们家就开启了人见人烦的地摊之旅!

    在我们这边能摆地摊的地方只有四个地方,还不能超过盲线,好位置肯定早就被人占过了,不好的地方是有不少但太偏了,还容易被城管拍照录像。

    我要脸一直不想去,老公却像开了挂一样,兴奋的蹲在摊位后面依然像卖石头一样不说话。

    他平时怼我时也不这样,怎么到了关键时刻,他这么老实了呢?

    几次躲在暗处见老公实在太没用了,我便主动出击,自己去卖蛋。

    臭鸭蛋和活珠子我连碰都不敢碰,只能卖咸鸭蛋,我也是第一次喊着卖,为此我鼓足勇气,谁路过我的地摊旁边,我都问一句:

    “买蛋吗?咸的!”

    运气好我真能卖出二百多块钱的蛋,运气不好我就被对方无视,或者对方挑一圈都装袋了又说我蛋不行,转头就走。

    我撑起摊子后,老公又回家种地了,这次他种上了萝卜和土豆,一去去了半个月,我白天闻着臭蛋,问别人要不要蛋,空闲时间勾点郁金香十块钱一朵往外卖,晚上还要码字赚稿费,老公唯一的用处就剩把孩子一起带回了老家,没让我继续当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