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倒在女仆裙下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假装
    正午的阳光,从窗帘偷偷溜进房里。

    正在熟睡的艾薇被阳光所刺醒。

    刚想抬手伸个懒腰,被那酸疼的肌肉给牵扯住,无法动弹,仿佛被卡车碾压过一样。

    艾薇睁开了眼睛,意识回笼的她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呆住了。

    凌乱的被子,全身赤裸,青一块紫一块的肌肤,随地丢在床脚的白色睡衣与内裤,还有空气中那                  奢靡带点腥的气味。

    最重要的是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

    赤裸着上身,被子的一角勉强盖住男人的重要部位,其他的都被女人给卷走了。

    那微微的一束光照在男人的皮肤上,那肌肤在闪闪发光。俊美的男子还在沉睡,棱角分明的面容              少了清醒时的冷厉,冰冷苍白更加承托出那玫瑰般红润的唇,仿佛是上天雕琢的完美雕像落入了凡间。

    可此时的艾薇受刺激过大,没被眼前的美景所困住。

    艾薇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尽管昨晚晕晕的,可该有的记忆一个没落……

    昨晚神志不清,模模糊糊的,像醉了一样,但又不完全一样,自己的行为完全不受控制,可确确实实是有记忆的。

    艾薇以前是会自己偷看小电影和动漫,也想体验体验,可还没交过男朋友实践过就来了这个异世界。

    她也承认在有那么几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对那个帅气的恶魔有那么一点点点的非分之想,可她那是有色心没色胆啊。

    对于此刻清醒的艾薇来说,这些记忆无疑是灭顶之灾,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这下彻底完了,她真把魔王给睡了,还是自己主动的。

    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艾薇发现魔王大人还在熟睡中,下意识就决定自己偷偷溜出去,只要不被任何人发现,就可以隐瞒过去。

    能逃避绝不面对。

    艾薇悄悄下了床,可脚刚着地,下体的酸痛感顿时传遍全身,刚刚坐着没多大感觉,可此时酸疼到差点站不稳。

    而且艾薇明显感觉到有什么都东西正从自己小穴中流出,量还不小,艾薇知道那是什么,有些咬牙切齿地瞅了一眼还在床上睡着的男人。

    真是个无耻之徒。

    艾薇边骂边忍着痛意,小心翼翼的穿着自己的衣服,静悄悄地溜出魔王房间。

    跑回房间后,艾薇立刻为自己简单的洗了个澡,幸好刚才没人见到,不然她可真算完蛋了。

    清理好的艾薇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简直惨不忍睹,胸前、腰上和臀瓣的痕迹最为明显,真不知道那臭魔王昨晚用了多大的力,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艾薇再一次在心里骂起了撒斯姆。

    不过唯一好一点的就是这些痕迹穿上衣服就都看不见了。

    可是锁骨间的那个印记就有些困难了,那印记媚红无比,仔细看像是罂粟花的样子,而且越看也像胎记,无法消除。

    看来这就是世人所说的‘恶魔之吻’了吧

    她可要好好掩盖住才行。

    艾薇换了一件领微高的女佣装,只要不刻意整理衣领就看不出来。

    艾薇还注意到自己的皮肤状态貌似比以前更好了,脸颊像剥了壳的鸡蛋一下嫩滑,毛孔都小了好多,也更加水嫩红嫩,不知道是刚洗完澡还是错觉……

    由于昨晚宴会恶魔和人类狂欢到半夜,所以此时城堡里醒着的人还很少,而且管家也预料到这个情况,让仆人们休息半天,下午再进行打扫。

    整理好的艾薇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到后厨开始工作。

    艾薇刚醒的时候撒斯姆就感受到了,可他却假装还在沉睡,他很好奇艾薇醒来的表现。

    可这蠢女人居然像个缩头乌龟一样溜掉了。

    嗯~她应该是害羞了吧,姑且饶了她这次。

    想到这,男人难得勾起了嘴角。

    这是他几世纪来睡过最舒服安稳的一觉了,平常都要喝完酒他才能入睡,而且很容易醒,可这晚连梦都没有做。

    管家也注意到今天的魔王心情似乎不错,平常魔王大人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难得眉眼会些许舒展,而且目前还没表现出讨厌嫌弃等表情,这也让管家轻松了不少。

    可这样的好心情仅仅维持了一个白天。

    当天晚上撒斯姆在自己的寝室,一边悠闲的喝着酒,一边等待艾薇的到来。可等到半夜艾薇还没出现,原本较好的情绪已坦然全无,烦躁和恼怒交织在一起。

    果然是个蠢女人。

    以前那些女人,谁不是争先恐后的想上自己的床,脱光衣服等待宠幸,结束后该去哪去哪,自己何曾等过别人,胆子真不小……

    结果一连几天,撒斯姆都没等来艾薇的自觉。

    而且他还发现,这女人似乎想避着他?

    平常来房间打扫都会等自己指示,可这几天只是对自己施礼后就快速离开,仿佛有恶兽要吃她似的。

    黑城堡的气压一天比一天低,所有人都知道魔王大人心情不好,也不敢有大动作,与人来交合都躲得远远的。

    在一周以后的深夜里,魔王终于等不住了,起身就往艾薇房间走。

    看见酣然入睡的艾薇时,撒斯姆顿时气笑了。

    这该死的女人,迟早他会好好惩罚她。

    魔王誓要让艾薇自己爬到他的身下,央求自己操她。

    那天起艾薇就在刻意躲避撒斯姆。

    这件事只有自己和魔王知道,况且那天晚上魔王还不一定知道她是谁呢。艾薇自欺欺人地想着。

    只要自己躲得够快,就不会被发现,因为那位魔王她真招惹不起,只能躲起。

    可她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全被魔王看在眼里。

    有一次艾薇正要去后院打水,从前厅到后院要路过两个长走廊。

    刚拐进走廊口,艾薇就看见魔王大人和管家也正好从另一个走廊口进来。

    瞬间艾薇就怂了,以最快的速度调头逃跑。

    虽然只是一眼,撒斯姆立刻认出那往回跑的女人是艾薇。

    呵,蠢女人。

    ————————————————

    自从那天恶魔们来袭击哈布斯堡后,整个城里的人都乱作一团。

    人民都是仰仗这个西蒙大教皇,认定恶魔不敢闯入,可偏偏让恶魔悄无声息地带走十叁个人。

    西蒙教皇第二天就被召进皇宫,原本想指责西蒙的保罗十叁世,还没说两句就被西蒙反将一军。

    西蒙指出都是皇家守卫失职所造成的。

    每个进城的人都要出示通行书,可偏偏商队只用一份即可,才导致恶魔混入其中。

    国王无法辩驳,只能下令加强检查。

    另一方面西蒙在收集各种消息,调查到了爱丽丝和克里斯,从他们口中得知了那晚的经过,也得知了艾薇……

    除了这些,西蒙似乎还在秘密进行着什么……

    ————————————————

    这天艾薇一如既往地打扫完撒斯姆的房间准备离开。

    可下一秒,原本还在窗边喝酒的男人,此刻已倚在门口,不让艾薇离开。

    撒斯姆盯着艾薇,艾薇不敢看他,低着头。

    两人都没出声,可气氛十分焦灼。

    最终艾薇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魔王大人,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看着艾薇那假装镇定的样子,男人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你在躲我,为什么?”撒斯姆冷冷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尽自己的本分。”

    “呵,那晚,你可叫得很开心阿。”

    艾薇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哈哈哈,我不知道魔王大人在说什么,恶魔节那天工作结束后我就直接回去休息了”艾薇开始打      哈哈。

    只要艾薇不承认自己睡过魔王,打死不认,就算天皇老子来了都拿她没办法。

    男人也不接话,而是盯了艾薇一会儿。

    只见男人抬起手,用微凉的手指轻轻向下勾了勾艾薇的衣领,那鲜艳的罂粟花绽放在眼前。

    艾薇自知装不下去了,顿时换成哭腔,乞求魔王。“求放过。”

    她不想死,也不想当性奴,她只想平平安安的生活。

    他知道艾薇所想,艾薇的那些小心思他都知道。

    艾薇还在等着魔王大人的回复,可魔王大人却走回到窗前,继续优雅的喝着葡萄酒。

    此时管家进来汇报工作。

    “她来当我的私人女佣。”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好的,魔王大人。”

    管家没有一丝迟疑,立刻安排,而艾薇则在困惑中走出房间。

    ————————————————

    双标魔王,开心时叫小家伙,不开心时叫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