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 章节目录 分卷(30)
    夏油杰和花坂裕也的关系没有他那么熟,自然了解不够,闻言一怔:你的意思是

    嗯,不知道他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但实力,确实是在里面提升的。现在的年轻人啊,不得了哦~

    一场三个小时的幻境就能把实力提到超特级?

    这只诅咒不去当老师是不是屈才了一点?

    五条悟似乎看出了夏油杰在想什么,难得多说了两句:花坂本来也有这个潜力,就是对做咒术师没兴趣,他的能力,做任务可太方便了。

    眼睛一看就完事,根本不用动手。

    夏油杰听出他话里隐隐的羡慕,不由得无语。

    你一个顶着最强 六眼的人,到底在羡慕什么啊!

    花坂裕也庆幸早就割去了诅咒的舌头,它能口吐人言,指不定会说出什么他不想听见的话。侧头看了眼狗卷棘思考的表情,脸不红心不跳装傻:这就是那只诅咒的原型吗?怎么会伤成这样?

    被咒言术束缚的诅咒:??????

    怎么会伤成这样你不是最清楚吗!真凶!

    花坂裕也如同失忆了一样,一脸无辜道:我之前在幻境里见过它,那时候它不长这样。说着扶住额头,也可能是我才出来,有点记不清楚了

    演技逼真得连诅咒都差点信了他的鬼话。

    狗卷棘直觉有哪里不对,但看着自家恋人虚弱的脸色,顿时什么都忘了,只想让他赶快休息。

    对了。花坂裕也像是想到了什么。

    楼上的五条悟忽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

    我想起来,被幻境困住前,五条老师和诅咒交过手。他说话的语气又轻又柔,落在五条悟耳朵里却像晴天惊雷,它可能是被五条老师伤的吧?

    报复!!

    这绝对是报复!

    他一定是在记恨狗卷棘出现在这里!

    一旁,夏油杰已经警觉地朝旁边挪了两步。

    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五条悟的手笔,狗卷棘愣了一愣。

    确实,以那个人的实力,是可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但是

    视线落在诅咒遍体鳞伤的身上。

    他要做什么直接祓除就好了,有必要多做这么多事情吗?

    趁着狗卷棘注意力在诅咒身上,花坂裕也抬头,准确地找到五条悟藏身的位置,唇边扯出一个冰凉的笑容,然后故作惊讶地喊了一声:五条老师?

    五条悟:

    我就知道。

    只能说五条悟不愧是五条悟,被他cue后淡定地撑着栏杆站起,翻身跃下:棘,你不是应该在仙台吗?

    他现身以后,诅咒自暴自弃地放弃挣扎。

    通过这一句话,狗卷棘哪里还猜不出这几天的任务就是故意支开自己,腮帮子鼓了鼓,罕见地没有回答他的话。

    看,他就说不利于师生关系嘛。

    咒术最强在学生面前放软了声音:别生气嘛,有我们在,会保护花坂安全的。

    我们?

    楼上的夏油杰听见这个词,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只听五条悟扬声道:是不是啊,杰?

    夏油杰:

    夏油杰认命地起身,也下了楼。

    你看,两个特级咒术师贴身保护,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待遇哦。

    五条悟视线越过狗卷棘,和花坂裕也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眼神,像是达成了某种条件置换,十分干脆地认下了这口黑锅,语气唏嘘:这家伙做了一堆恶事,有这样的结局都算便宜它了。

    准备就这样避重就轻地把这件事揭过去吗!

    夏油杰忍不住投来一眼,棘不会信吧?

    然而他实在小瞧了五条悟在学生眼里的不正经,有这样的性格,无论做出什么违背常理的事都不值得惊讶。

    所以狗卷棘只是点了点头,平静地接受了这个说辞,然后继续紧张地关注花坂裕也。

    废弃大楼显然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地方,五条悟踢了踢仿佛尸体一样倒在地上的诅咒:我还有点问题要问这家伙,就带走了。那边那位呢?

    他说的是靠在墙边的花坂琉生。

    他没有看见花坂裕也的幻境,却大概能推测出黑发青年应该就是当年消失的花坂族人。

    花坂裕也朝花坂琉生看去,薄唇抿成一条细线。

    我会带他回家。

    诅咒集体暴动事件因为背后主使被擒而告一段落,在往上层递交的报告中,花坂裕也的存在被摘去,他做过的事落了五条悟的名,诅咒与花坂家毫无关联,这次被捕获,完全是因为夏油杰通过咒灵感应定位到了它的位置。

    怎么样?够意思吧。教师办公室内,五条悟把拟好的资料递给花坂裕也。

    多谢。花坂裕也说。

    五条悟:诅咒那边的记忆篡改搞定了吧?咒术界那群老头要亲自和它聊聊。

    想要把他从事件中完全剔除,最重要的是让诅咒忘记关于花坂家的所有事情。

    花坂裕也点头;嗯,没有问题了。

    如今的咒术界风雨欲来,他不想参和进这趟混水,也不愿意做别人的棋子,干脆把自己撇干净,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咖啡书店老板。

    五条悟和夏油杰都身在风暴眼之中,自然知道这个泥潭有多肮脏,见他不想踏足,愿意帮他抽身。

    当然,是有条件的。

    五条悟晃着腿:我答应你的事都做完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放心。花坂裕也抿出一个微笑,顺利进展中。

    上课铃打响,花坂裕也顺势道别,五条悟和他一起走出办公室:拜。

    回见。

    一年级教室内,四个学生正在密谋一场大事。

    熊猫小心翼翼地把沾满了粉笔灰的板擦夹在门上。

    这样真的有用吗?乙骨忧太发自内心的询问,「无下限术式」不是可以挡住一切吗?

    熊猫:安啦,一般在高专里,悟都不会用咒术的。

    不,忧太说的确实是个问题。禅院真希说,板擦下落的时间完全够他用出「无下限」,所以她突然从背后拿出一个瓶子,我还准备了洗碗液!

    不重点是这些小玩意真的可以放倒咒术界最强吗?

    怎么想都不能吧!

    你不懂啦忧太。熊猫走过来拍拍他,恶作剧呢,最重要的不是成没成功,而是过程里那个人的反应。

    鲑鱼。

    就连纯良的狗卷同学也?!

    熊猫小声说:你可不要小看棘哦,他提的恶作剧手法可是我们这里最恶毒的。

    乙骨忧太震惊:真的吗?

    他说要在悟的草莓芭菲里放超多芥末!幸好现在是冬天,附近的店都没有卖草莓芭菲的了。

    光听着就觉得喉咙起火,乙骨忧太下意识捂住嘴,压低了声音:五条老师是不是哪里,惹狗卷同学生气了?一大堆芥末,吃下去是不是要去医院洗胃啊!

    可能是吧?

    走廊里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四个人对视一眼,赶忙回到座位上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屏住呼吸等五条悟拉门。

    早上咦?

    五条悟和往常一样拉门而入,没有像乙骨忧太想的一样用「无下限术式」,单手接住了板擦,满满的白尘扑了他一身。

    噗。

    空气静默了一瞬,禅院真希忍不住先笑出来。

    今天的欢迎仪式有点特殊啊。五条悟睨了他们一眼,拍拍身上的灰,淡定地往前,不偏不倚,一脚踩在了涂了洗碗液的地上。

    哼,你们以为我会踩上去吗?皮鞋碰触地面的前一秒,他干脆地收腿,轻轻一跳越过了那摊洗碗液,不要小瞧老师啊。

    五条悟今天穿的是老一套黑色系,沾着白白的粉尘,看上去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恶作剧目的达到,看着他略显狼狈的样子,底下学生们乐得东倒西歪。

    五条悟目光扫过狗卷棘,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

    作为一个优秀的高专教师,偶尔要学会牺牲一点形象,来调剂可爱学生们的心理。

    花坂裕也告别了五条悟后,去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白菊,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久前,花坂琉生的遗体已经火化下葬,花坂裕也翻阅了从当时留下来的所有资料,最终推测出千年前花坂宅邸的所在之处。

    白驹一刹,星月交替,彼时小有名气的花坂府邸在后来的战火中消磨,族人移居搬迁,如今这里只剩下一条河,几个不知名的石包,和一片密林。

    花坂裕也便是将琉生葬在了这里。

    他背井离乡了千年,灵魂漂泊无依。

    如今,终于能够回家,和家人们团聚了。

    花坂裕也把白菊轻轻放在地上,靠着树干坐下,忽然笑了:好像很久以前,我也这样等过你。

    有时候我在想,我和你,是不是本就是一个人。一样的长相,差不多的性格,相似的经历,还会被同一个诅咒盯上。花坂裕也打趣,和那部叫《犬o叉》的漫画好像,你没看过吧,那部漫画里有个叫桔梗的巫女去世后转世成了戈薇,可是后面的剧情,桔梗也复活了。是不是很有意思,两个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却又是不同的个体。

    树叶微动,似乎有人在回答他。

    花坂裕也扯着嘴角笑笑:如果真的是转世,神明可能是觉得你过得太苦,这辈子才会这么优待我吧。

    有不嫌弃他体质的家人,有可靠的好友,还有

    可爱的恋人。

    想到狗卷棘,花坂裕也目光温柔了一瞬:一直没有和你正式介绍我的伴侣,等下次有空带他过来和你打招呼,他叫狗卷棘,性格很好,长相也很好,没有人不喜欢他。

    当然,他只喜欢我。

    树叶发出哗哗颤动声。

    花坂裕也笑笑,炫耀一样地和花坂琉生科普狗卷棘究竟有多少个优点,又有多么讨人喜欢。

    他到密林时还没到中午,意犹未尽的停下时已至傍晚。

    我要回去了。花坂裕也起身,伸手抚摸大树,声音低沉,没来得及亲口对你说。

    琉生,很高兴认识你。

    这次我送你回家。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