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真心冒险 > 章节目录 分卷(38)
    那何导的马上风对象岂不是找到了?贺言开着玩笑,试图让这些事情都变成一个笑话,但显然不怎么好笑,尤其是何羽鞍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他甚至是有点过分的。崔远洵没有笑,贺言的笑也渐渐凝固在脸上,仿佛一个面具强行按在上面。

    明明也不是多熟的人,还那么自以为是,好为人师,一次次干涉他的生活。贺言很想嘲笑何羽鞍的一切,他本来就是这么自私的人。但好像真正实行起来,又是有点困难的。

    崔远洵并没有问他怎么了,能意识到贺言的情绪不太对,是对他来说,贺言与其他人的区别之一。但怎么去安慰别人,他的经验极少。

    不过他现在学会了使用一些身体语言。

    你干嘛?贺言觉得眼睛痒,下意识躲开崔远洵。

    崔远洵的手指像羽毛一样落在贺言的眼睛上:睫毛太长了,也可以剪一下。

    贺言没好气地拍崔远洵的手:差不多得了啊,我觉得你下一步就是要批评我过于娘炮。

    最终的剧本出来以后,这几天他们商讨了一下,为了给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机会,重新分配了角色。崔远洵演的是多年前被主角误杀后埋尸的受害人,贺言是那个抓住机会提审主角四十八小时的年轻警察。

    所以白天崔远洵跟张昼对戏的时候,贺言就带上口罩去了最近的派出所,进行一些生活体验。

    他换了衣服,戴上黑框眼镜和口罩,跑来跑去给人打着下手。

    但居然还是被拷在椅子上的人看了出来,人家倒没认出是明星,只是说他看起来像刚去理发店做了造型。贺言才意识到比起民警的寸头,自己的头发是长了一些,他现在居然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去剪了个新发型。虽然不至于板寸,但还是短了不少。

    但崔远洵只会说再剪一点,最好睫毛也剪掉,简直不做人。一边说着话,手指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划在他的眼睛上,又渐渐往下,停在嘴唇的位置。

    而且这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得这么近了,认真地看着他,仿佛真的在端详五官似的:你这样把整张脸露出来更好看,比较能凸显你脸上的骨骼优势

    妈的,闭嘴吧你。贺言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用一些实际行动让崔远洵没有精神再去说话。

    漫长的一个吻之后,贺言听到崔远洵说:贺言,如果你觉得难过了,你可以记住那种感觉。

    怎么了,记住以后,演戏的时候熟练应用吗?想一想,倒也不是不可以。

    记住它,永远不要忘记。所有故事,走下去就会有结局的。

    所有的,无法排解的痛苦,只要记住,就不是没有意义。

    当崔远洵吻着贺言睫毛上的水珠时,他想,或许不剪也可以。

    第76章

    不知何时开始,爆料,变成了娱乐圈重要的一个环节。

    一个红的唱歌节目,一定会有人出来提前泄露歌单;一个红的剧组,一定会有人卖每一场戏的通告单,把剧情梗概基本上都泄露完了;一个演戏综艺,不但赛制被频繁泄露,还能在总决赛前被曝光剧本。台子还没搭好,戏都快被演完了。

    最安全的,倒是何羽鞍这组,因为何羽鞍最开始给出来的就是一个没有后续的虚假剧本,没有职业操守的爆料人也没拿到后面的。搞得观众到了决赛前还不知道到底主角是谁,大骂节目组故弄玄虚,快点滚出来宣布真正的一番。并且,还不是贺言粉丝的单方面屠杀,变成了一场混战。

    崔远洵的期望还真应验了,最后真的只能几个人都出来联合倡议,各自表态让大家和谐相处,共同维护网络环境。

    为什么张昼也要发?崔远洵问,他不太满意,有一种张昼强行加入进来的感觉,我能不能直接转发你的?

    当然不能,张昼的出现就是来当阻燃剂的,崔远洵更不能此时去点燃炸药包了。

    你知道cp粉现在管张昼叫什么吗?贺言自问自答,说决赛就是离婚现场,张昼就是给我俩办离婚证的。

    崔远洵自然是不明白的,他最近都停止投诉那些言论了。毕竟里面一部分已经从谣言变成了事实。但除了他主动告知的人,别人反而一副他跟贺言玩完的样子。

    贺言又要负责当一个解说员:是这样的,一般来说节目结束我们肯定就没什么交集了,这就叫春日夏日秋日冬日限定。更何况我们最近没有同款、没有交集、只有传闻中的抢角色抢资源甚至把何导都气病了。

    他本来只是当无聊的八卦在讲,却目光一扫,看到了崔远洵盯着地板的眼神。

    不知不觉地,贺言又多了一句解释和安慰:其实这样才安全,不被联系到一起,就不会发现

    但我想跟别人提起你。崔远洵语气不重,但说得没有一丝犹豫,很奇怪,也不是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只是提到你的名字,心情就会比较好,会想要笑出来。

    崔远洵说这话的时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场景,又再次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刹那之间,贺言仿佛被崔远洵传染了一样,也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在那个谁的电影里,这里应该有个push in,摄影机慢慢往前推进,直到定格在那个笑的特写上。此刻画面停滞,响起快门的声音。

    而观众,哪怕只有唯一一个,都会永远地记下来。

    所以贺言只能放弃他的分析,任由崔远洵随便做什么。他甚至开始庆幸,这一次他们完全没有对手戏,在这种时候,他大概也会忍不住,眼里全是化不开的情绪,然后一次次nG,两个人一起被差评负分。

    该回去了。贺言说,出来休息也太久了。

    回去的时候去的是两个分开练习的房间,张昼在等着贺言,今天他们俩的对手戏更多。

    这个剧本的最终版里,张昼饰演的主角是个为人称道的老好人,力图证明自己的无辜,无比主动地帮助着警察调查寻找线索,按图索骥,在最后的时刻,终于想起来,他原来就是那个凶手,他只是在意外中失忆了。

    但似乎张昼并没有听进去崔远洵的劝导,他今天依然那么杀气十足,完全像一把开了刃的匕首,不留余地。贺言稍不留神,台词都给忘了几句。

    但好处是,这样折腾以后,再来一次,贺言居然感觉也进步了不少。

    不过也实在太累了,贺言的后背都被浸湿,有些脱力地靠在墙上。张昼冲着他,一副了然的神色:你看,你只需要一点压力,就能遇强则强。

    以往贺言听到这种表扬,从来都会挂着笑容多谢前辈的指点,但现在他的标签早就变成了说实话,收了夸奖,却漫不经心地说:但昼哥,你好像不太一样了。

    准确地说,变得差了不少,像失控的、引线只差几毫米的炸弹。

    张昼也听了出来:突然觉得那么演没意思,换个方法。

    他又说:你和崔远洵真的区别很大,你们会想的完全就是两个方面。说实话,其实不太合适。

    贺言觉得张昼说了句废话。岂止是不太合适,简直是天差地别,没有一点理由应该在一起。

    可是换个角度说,如果不是崔远洵,贺言大概不会选择任何的人。爱情与家庭,在他这里,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直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眼前。多么不应该,都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是啊,贺言也这么说,好像真是这样。

    解散粉丝后援会吗?李深这些天忙得胡茬都出来了,听到这个举动,却只是稍微意外了一下,也是,现在的大势所趋,迟早都要做的。

    贺言又想一想:还是等生日过后吧。

    其实生日也是一个估计出来的大概日期,他到底出生在哪天,都没人真正记得。刚出道的时候贺言都还没成年,十八岁的生日过得热闹无比,粉丝对着他喊生日快乐,给他写很长的信,为他许愿,希望他天天过得快乐。

    他都没有忘记过,也正因为这样,需要割舍掉一些东西,更加诚实地面对自己。

    临到决赛前,这个节目又出现了一些变动。

    取消线上投票,取消排名,取消所有需要打榜的榜单,不仅是正片,连其他视频也都隐藏了播放量,只有热度值。即便如此,讨论度依然不减,甚至还更多话题。

    崔远洵更是收到某好事者的问询,问他是不是跟贺言闹崩了,果然这种认识几个月表现在镜头前的廉价友谊不能持久,让他也不要太过伤心。

    帮你免费打广告不是为了让你诅咒我们的。崔远洵对表弟说。

    表弟喊冤:只是你免费了而已,贺言可是很贵的!所以你们关系其实还行吗?

    崔远洵想,不能让表弟知道得太多,他得含蓄一点:相当不错。

    表弟沉默了一会儿,给他发来一个微博链接,点开一看,是一段偷录的音频,还贴心配上了字幕,转发里都是一片哀嚎。表弟问,那怎么他说得像要散伙了一样。

    崔远洵冷酷地回复:我还觉得你跟时尚一点不合适,每件设计的衣服都是从乡村大舞台偷来的,你还不是特别爱它。

    崔远洵有些用力地按下锁屏键,想一想,又准备再次打开手机进行一番操作。一只手伸了过来,贺言还没完全清醒,声音含混:投诉用小号。

    他还说:选不实信息。

    崔远洵接了过来,打开贺言那个没有任何信息的小号页面,提交了投诉。下方的消息栏里有很多未读消息,点开是超话社区在提醒这个号的主人,已经有多少天没有签到了。

    崔远洵抬头,又看着角落里亮着的那盏灯。远远的灯光照过来,落到贺言脸上时,已经只剩下浅浅的轮廓光。

    崔远洵突然说:灯是我妈买的,好像是什么品牌的中古灯,就这一个了。她最近寄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结果买这个灯的时候也点错了地址。

    哦,那阿姨还挺有品位。贺言没听明白,迷迷糊糊地应着。

    你可以在他们来看决赛之前带走它。崔远洵继续说,我就跟她说丢了。

    它是你的了。

    贺言很想骂一句崔远洵这个不孝子,但他的确是太困了,崔远洵的声音又很好听,像热水一样冲刷过皮肤,让他在渐渐模糊的意识里,只是说了一句:嗯。

    然后他的胳膊随意地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无比安稳地,沉入到梦里去。

    第77章 但凡自救的人有福了

    张丽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她早上七点起床,开着车去上班,路上遇到了三个红灯。今天有记者来采访,要报道本市成立的第一个未成年人心理辅导站,以及作为站长的张丽。

    今天的来访者是一对母女,母亲抱怨着女儿不懂体谅父母,沉迷追星成绩下降;孩子则一直沉默,突然间爆发,歇斯底里大喊:反正你把什么推给追星就行了,什么都是我的错好了!我只是想这周末休息一次不补课,就一天而已!

    两人争执起来,母亲说孩子不补课就是为了看明星的演唱会,女儿更为生气,说那不是演唱会,说了是决赛直播,妈妈却根本记不住,也不关心,只会指责她不好好学习。

    多么常见的青春期纠纷,在那些争吵的语句中,张丽突然听到一句:你要是为了学习,花多少钱爸妈都愿意,但就那么点时间,你还去会员看什么贺言说什么榜样,怎么不拿年纪第一当榜样,拿科学家当榜样?

    在小孩哭起来的那一刻,张丽突然想起一些无关的事情。

    那些事情就像迅速闪过的火花,马上在脑海里消失了。她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劝着母亲要尊重孩子的空间,不要给太大压力;又劝着女儿也要体谅父母的辛苦,在他们终于平静下来之后,张丽无意地说起:其实有时候追星也不是坏事,有时候也能学到一些好的。比如您也可以听听她喜欢那个明星什么。

    女孩便开始说起来,说喜欢他努力,喜欢他追求梦想,喜欢他尊重别人,说到后面:他还是我们市的,明明是个孤儿,但是从来不卖惨

    张丽想起来了。

    张丽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在这个城市工作了很多年,买了房和车,孩子偶尔也会这样不听话。什么都很平常,没有哪些事情是特别到值得专门拿出来说的。但刚刚张丽想起来,十数年前,张丽是个社工,有一次被安排了任务,去见一个小孩子。不会写字画画,说话也很勉强,发了一场高烧,什么都不记得了。她还记得资料里有一份判决书文件,在服刑中的某某某被撤销了监护人资格,法院将某市某县民政局指定为法定监护人。

    被监护人的名字被取名叫贺言,贺是按百家姓轮到的姓氏,言是希望他能说话的意思。

    结束的时候,张丽送这对母女到门口,她问女孩:你说的那个决赛,是什么时候?

    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是,何羽鞍最后还是要在决赛现场出现。

    不仅如此,他还来了彩排,为了避免出错,反复核对着流程。演员们这一次为了避免被偷拍,只是走台,没有真正表演。这也让他们有了精力,刚一结束就去关心问候何导的身体状况。

    等人群散去以后,贺言才像解冻一般,终于苏醒过来,朝着何羽鞍走过去。

    贺言?何羽鞍先看到了他,叫他的名字,今天表现不错。

    他的双颊都凹了下去,眼皮上有了几层的褶,但难得很有精神,说这话的时候,还对贺言笑了笑。

    我还是比较喜欢张昼的角色。贺言像个贪心不足的赖皮。

    当然。何羽鞍说,疯狂地想尽办法,要维护自己那虚假的名誉,不觉得很眼熟吗?

    贺言又语塞了,果然还是不该跟何羽鞍聊天。

    马克吐温的《败坏哈德莱堡名声的人》,就是这个故事。何羽鞍恶趣味地峰回路转,那些角色又想要钱,又想要名。我从这个故事得到的灵感。

    这句话实在扫射了太多人,贺言被牵引着,问出来:那你想要什么呢?

    何羽鞍没有太意外,但还是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回答。

    我一直想拍一部电影,第一个镜头应该是,男人拖着行李箱关上门,从猫眼窥视出去,他往前走,一次也没有回头。这个人对一切都绝情,抛妻弃子去奔赴一场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