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海王穿进古早虐文后 > 章节目录 分卷(49)
    那时候我从不怀疑自己,但是我放弃了。

    就是和我前任分手的时候。

    俞一承早已知道这人不是邵连,只是谢祺往日不肯说,他也没问过。

    他和你有一点像青年眨了眨眼,也有很多喜欢他的人。

    不过他没太把我当回事,他一笔带过,最后我们就闹翻了。

    他当时走得很决绝。

    后来我就觉得自己再也不想谈恋爱了,谢祺指勾住俞一承的手蹭了蹭,有点难以启齿似的,后来有好几任男朋友,其实就是凑在一起的情人不过我都快忘了他们的样子。

    就像一开始你和我一样?俞一承突然发问。

    嗯。

    谢祺瞥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似的:那时候没想着会和你谈恋爱嘛。

    你知道的,我之前总是把性和爱分开你大概不喜欢,但我就是这样的。

    说着说着他就慢下来,声音轻下来:你那时候喜欢我什么啊?

    真要听?

    你说!

    纯洁。

    什么?

    俞一承看到谢祺眼睛圆圆,相当可爱。

    他只低应了一声,表示谢祺没有听错。

    怎么突然这么说谢祺懵了片刻我那个时候,明明明明毫不避讳向俞一承展露出自己丰富的经验。

    谢祺彻底停下来,抬头望着俞一承。

    这是非要他说些什么不可。

    就是纯洁。俞一承顺势亲亲他的脸颊,却不可多解释。

    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过了片刻,等柔柔的风掠过他们相握的手,俞一承突然说:

    虽然我当时答应你说要把性和爱分开。

    不过我从来没有成功过。

    谢祺品味了一下这句话,你喜欢我那么早吗?

    不然,有无数方法可以解决我家里的争端,为什么要独独找你?

    俞一承见他犹自发呆,牵着他往前走过一个转角,把他拉上了车。

    去哪?

    男人没有回答,汽车疾驰而去。

    他被带到一座庄园。

    庄园倒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这儿有一个后花园。

    花园里星星点点,皆是翠绿之间涌出的神秘的蓝,摇摇曳曳,此起彼伏。

    浓郁的香气乘风而过。

    之前送你的玫瑰就是这里培育的,这是今年最后一批,俞一承难得有点脸红,本来想时间刚好可以来这里第一天就带你过来。

    结果谢祺自己执意先跑了过来,于是俞一承一边让渡工作,一边赶过来陪他,一边联系这里。

    幸好赶上艺术展第一天。

    俞一承几乎是半抱着他,贴着他吻:当作祝贺。

    只是祝贺?

    谢祺主动黏上他,声音随着夜风起伏。

    还有示爱。

    这男人倒是突然诚实又直白起来。

    他忍不住笑得眉眼弯弯。

    好吧,他故作严肃,我接受了。

    下一秒,天地旋了几回,他被放到柔软的床上。

    床头还摆着一簇冰蓝的玫瑰。

    他下意识仰起头,但并没有等到吻。

    一枚戒指被托在掌心,放在他面前。

    戒指中心有一点蓝幽幽的钻石。

    谢祺没说话。

    他任由俞一承把戒指给自己的手指穿上。

    其实他向来是不在乎这些玩意的,反正一切都只是外物,做不得准。

    唯独俞一承把冰凉的圆环往他手上套时,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被束紧了,好像这东西真有什么魔力。

    一旦带上,就预示永不分离。

    被拥着吻住时,他躺在床上往侧边望了一眼。

    他们的手十指相交,握得很紧,连同两人手指上晶莹的钻戒也彼此覆拥。

    难舍难分。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就完结啦。

    前几天回家是既要照顾病人,自己也病来如山倒,所以拖到了今天,谢谢大家的包容~

    预收打算十一月开,中间这段准备时间打算同时把上篇文的短篇父辈故事填掉。